您的位置:首页  »  【假如她有另一面】(04下)作者:勇者小哥


  四:晚宴后的放纵(下篇)

  一连串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门外响起柔和的声音,「茜茜小姐,醒了吗?我是阿丽娅。可以进来吗?」

  不舍的停下手上的动作,拉过被子遮住自己下半身,假装成平静的声线,「可以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走廊的灯光透进来,映出阿丽娅恭顺的面容,她换了一身水绿的轻纱罗裙,隐隐能看出衣料下美妙的身体曲线,端着一碗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听说茜茜小姐喝醉了,我做了一碗醒酒汤。大家都比较忙,也来不及做别的。」阿丽娅随手带上了门,走到我身边,略略躬身把碗送到我面前

  我试着摇了摇头,头晕头昏的症状基本好了,就是身体里涌动着的一股想发泄的奇妙潜力不知是怎么回事,考虑到今天喝得酒确实太烈了,人家又专心做了汤,好歹是一份心意。

  我拿起碗喝了两口,酸酸甜甜的意外好喝,忍不住把整碗都饮了下去,把碗放到床头柜上,正要说些感谢的话,忽然面前的电视发出一声急促的浪叫,坏了,沉浸在自慰中,居然忘记在阿丽娅进来前关上了。

  屏幕中的晓恋学姐头枕在「山羊对树」的大腿上,双手抱着面具男「蚕缠」的头颈,两腿夹在他腰上,承受着「蚕缠」忽浅忽深的抽插,口中失声呻吟。
  「蚕缠」跪在她大腿间,腰部不住挺动,带动两人的身子都微微晃动,虽然插得并不迅急,但每下都是完全抽出再插进一半或全部棒身,看得出这样让晓恋学姐十分受用。

  我偷眼看了下阿丽娅,见她神色如常,见怪不怪也许就是管家的基本素质吧。想说些什么转移开注意力并把电视关上,手刚伸出去一半,阿丽娅突然道:「蚕缠和山羊对树啊,真是猴急的两个人。」

  怎么她也知道两个人的名字。我一下楞了,手垂了下来。

  阿丽娅面色不变,续道:「这两个人本来就是夫人培养的淫乐组织中的淫奴,专门以取悦女性为己任。所谓山羊对树和蚕缠这两个代号,是借用故老相传的性爱姿势的名字。」

  故老相传的性、爱姿势么……我低声跟着复述,虽然早就知道晓恋学姐的行为就是生活中大家所说的「做爱」,不过直到被别人叫破出来,才觉得可以接受这个现实。

  阿丽娅看着屏幕,淡淡的道:「夫人守寡多年,近年来性欲尤为强烈,于是动用集团的力量秘密招募了许多男性作为淫奴,白天这些人就顶着正经身份在公司上班,倒休时作为淫奴在这间宅子地下的淫乐设施中活动,供夫人和夫人的一些朋友玩乐放松。」

  这样啊……原来以为巧儿妈妈就是看着比真实年龄至少年轻十岁的美貌女强人,没想到还有这些心思,我看着电视,下意识的问道:「晓恋学姐……是什么时来的?」

  「大概是两年前吧。」阿丽娅的脸上犹如带着面具,毫无波澜,「晓恋小姐可是颇受欢迎的人物,几个素质出色的淫奴自她来后都天天盼着她再来。」
  两年前啊……看来是晓恋学姐跟前男友分手之后的事情了,就算是被不长眼的男人抛弃了,也没必要来这种设施寻求快乐吧。

  我心里一动,渐渐皱起眉头,「为什么你知道这些?又为什么告诉我?」隐隐感觉出不妥之处,更嗅出阴谋的气味。

  阿丽娅对我略有敌意的视线无动于衷,脸上反倒有了追忆之色,「我随着夫人也有十年了,这些事情夫人何必瞒我?何况淫奴的组织和考核管理,本来也是我负责。」

  我惊得哑口无言,诧然看着阿丽娅,「你,你,你。也是天天跟这些男的干,干,那种事吗?」真想不到敬业可靠的美女管家,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娃

  阿丽娅叹了口气,并不回答我的问题,默默解开裙子的束腰,纱裙轻飘飘的落到地上,里面内衣都没有,直接裸露出肌肤胜雪的身体。

  我看着她的动作,嘴巴慢慢张大,因为我赫然发现,她两腿之间,居然有一根半硬不硬的肉棒,龟头抬在半空,紫黑的棒身与玉白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与那些伺候别人的不同,既是夫人的贴身秘书,宅子管家,又是专属淫奴,为了避免夫人名声受损,特意培养出我这样女貌男身的人出现在大众面前。」
  「你,你就是所谓伪娘么……不仅容貌完美无缺,连声音竟都听不出什么与正常女性不同的地方……」我感到一丝冷汗从额头上滑了下来。

  阿丽娅胯下的肉棒越涨越大,不一会已经直挺挺的对着我,「我本是男身,但天生女相,一直被周围人误解排斥,夫人发现我后让我随侍左右,许我以名誉地位,我第一个女人也是夫人,为了夫人,这些事都不算什么。」

  这些话对阿丽娅,黄夫人,甚至天筱集团,都是极重要的机密,传出去就是头条新闻,会引发股市波动,我越听越有恐惧的感觉,既然知道了这些,不知道会被怎样对待。

  「山羊对树和蚕缠都很厉害吧?」阿丽娅专注的看着屏幕。

  我也随之望去,晓恋学姐又换了个姿势,跪在垫子上翘起屁股,「蚕缠」扶着她的纤腰从后面插了个尽根,只能看见棒身尾部的黑毛不住耸动,睾丸随着活塞运动拍打着美臀。晓恋学姐小嘴也没闲着,含住「山羊对树」粗长的鸡巴不停嗦啰,由于这根尺寸实在太惊人,她只好一手握住棒身,舌头卷在龟头上,用口腔温暖敏感点。

  前后夹击的场面对于我来说太过淫靡,脸上阵阵发热,勉强握住遥控器,没好气的说道:「这个我要关了,你爱看自己去找他们吧。」

  阿丽娅目光转而凝在我脸上,嘴角第一次有了笑意,「茜茜小姐不想试试吗?」
  我被问得瞠目结舌,「试……试什么试?我才不是晓恋学姐那样的……淫女。」
  阿丽娅指指床铺上,我两腿之间的部分,「你那里可很老实喔。」

  我这才发现刚才自慰时淫水潺潺,已经浸湿了一小片床单,但是怎么能承认自己很想要呢,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不过腰部以下却渐渐酸软,身子更是发热,小穴里感觉十分空虚,好想一根坚挺的肉棒给我充实感,手中本来紧握的遥控器也滑到床上。这,这是怎么回事?
  阿丽娅轻轻坐在床边,挺直腰身,乳房很是突出了上围,连个伪娘都比我胸大,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你想干嘛?」

  「茜茜小姐,不是很想要吗?」阿丽娅笑不露齿,姿态竟颇是勾人。

  我恍然有悟,「刚才你给我喝得,不是什么醒酒汤吧?」下体的酸麻感觉很快扩展到了全身,脑袋里不自禁的回想起晓恋学姐刚才被「山羊对树」的鸡巴干得淫水四溅的场面,只不过女主角竟代换成了我。

  「这个可是集团秘密开发的春药之一,见效虽然慢,催淫作用却是迅烈无比,尤其对身体的副作用几乎为零,可是破处之夜的绝好道具。」阿丽娅的俏脸越凑越近,由于容貌真的是个美女,我居然一点也提不起戒心。

  阿丽娅身子压了过来,两手灵活的开始解我的女仆装,大概是以女人身份待得久了,脱女人衣服脱得十分熟练,我想阻止,可是鼻息间嗅到一股幽香,想要肉棒安抚的感觉越发强烈,完全挣扎不起来,双脚想踢开阿丽娅,动了几下,也放弃了。

  上衫,胸罩,短裙一件一件的散落在床上,我呼吸渐渐粗重,如果有镜子的话,可以想见脸上肯定是艳丽的粉红,终于纤纤玉手到了我内裤上,我神智一清,抓住阿丽娅的手腕。

  「嗯?」阿里娅没想到我还有反抗的意思,用风骚的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如果不是我的话,茜茜小姐可就要享受淫奴们的侍奉了喔,想想男人排着队站在你面前,一根根粗长的鸡巴来回抽插,一个射了就换下一个,一晚上都没有歇的时候,嘻嘻,你能受的了吗?」

  我一边听着阿丽娅的淫词浪语,脑海中却自动脑补出自己像晓恋学姐一样躺在垫子上,分开双腿,男人跪坐在我身前,托着我的大腿,巨大的鸡巴慢慢挤进我的小穴,配合对方的抽插,我低低的浪吟。周围站着的一圈男人听着我的声音,更加兴奋,纷纷用力撸动自己下体,一根根肉棒争先恐后的勃起,等着插入我的小穴。

  「今天穿得内裤比,比往常穿的性感,我,我有点,害羞。」天啊,我这胡扯的什么理由,手软软的放松下来。

  甜香的味道沁人心脾,我任由阿丽娅脱掉了自己的内裤,玉手在我小穴周围画圈,阴道早已细水长流,阿丽娅趴在我两腿之间,仔细观察我未经人事的小穴。
  「很漂亮呢。」阿丽娅美妙的声音响起,手指轻轻按压挑逗我的穴口。
  「别,别。」我几乎不敢抬头看阿丽娅的表情,心里却希望有进一步的行动。
  隐隐感觉小穴被阿丽娅的拇指分开一条缝,一根纤细的手指试探的进来,酸软麻痒各种感觉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不禁闭上眼睛,感受着阿丽娅的身子贴上来,两人细腻光滑的皮肤互相接触,阿丽娅轻轻的在我耳边呼出热气,弄得我心痒难搔。

  如果有人这时进来,看见美艳的管家和可爱的女仆在一起亲热,会不会吓傻了呢?

  淫水越来越多的流到两腿之间,春药也似乎在我体内全力发挥作用,脑海里渐渐迷幻,「不,不要,太大了,不要放进来。」我无意识的哼道。

  耳边传来阿丽娅轻轻一笑,我睁开眼睛,阿丽娅直挺挺的大阳具还在不远处,刚才只是又多放进去一根手指,可惜我在「指技」下却错以为是被插进来了。
  「茜茜小姐还不承认自己也是淫……女……嘛?」

  讨厌,这个家伙还特意把淫女拉长了声音说出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女性的口音说淫女这两个字,但是心里却十分兴奋。

  目光不由自主的凝视在阿丽娅那根肉棒上,紫红色的棒身上青筋密布,显示出有让很多女性登上高潮的经验,阿丽娅柔若无骨的手引导着我握住了他的棒身,我掌心传来温热的脉动,这根看起来凶恶无比的肉棒,一会就要进入我从未被男性触碰过的小穴里了吗?

  「我……我才不要让这个……」我娇嗔着松开了肉棒。

  大大分开的大腿,淫水潺潺、一张一合的小穴却让任何否认都显得无力,阿丽娅嘻嘻娇笑,龟头顶在我窄小的洞口上,慢慢撑开了温润的处女小穴,我大脑一片空白,思考的能力仿佛都丧失了,身子不停颤抖,回过神来时,阿丽娅整只肉棒都已经进来了。

  「额,你……的好大,怎么这么大,我,我第一次。」我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比起失去了处女之身,却更在意肉棒的大小。

  窄小的阴道在阻止肉棒进入,层层淫肉紧紧箍住棒身,我眼睛已经不知道该看哪里,扬着头失神的望着天花板,本来想推开他的手无力的垂到床上。阿丽娅微微娇喘,开始前后动起身子。

  要不是淫水足够,刚插进去估计会很疼吧,不过我现在却只能感受到人生首次性交的快感,阿丽娅抽出一小截棒身,很快又尽根插入,纤腰丰臀前后挺动,一下比一下更有力气。

  我身上渐渐布满汗珠,穿着白色丝袜的双腿紧紧绷着,小手抓着床单,微微低头,就能看见阿丽娅粗壮的肉棒在我小穴里进进出出,甚至发出「嗤嗤」的水声。

  「不行,我不能,啊啊啊,太,太舒服了。」我控制不了自己,发出淫叫。晓恋学姐也是从这一步走上淫乱之路的吗?我会不会变成她那个样子,在淫奴身下羞耻的宛转承欢呢,可是真的好爽啊。

  阿丽娅的动作不快不慢,却是恰到好处,适应了我的身体后,每下都几乎能巧妙的顶到我的敏感点,突然竟有些庆幸,如果第一次是跟某个全无经验的男生,能不能体会到这般做女人的快美呢?

  阿丽娅外貌是一等一的气质美女,声音也娇柔动听,但是却有一根超过男人平均水平的肉棒,和多年被黄夫人锻炼出来得高超技巧,被这样一个人压在身下抽插,不仅全无异性的隔膜,反而像是被大姐姐仔细疼爱一样,好羡慕黄夫人能找到这样一个人随侍自己。

  阿丽娅扛起我一条美腿,一边抚摸着白色丝袜包裹下的小腿,一边忘情的舔吻着小巧的脚趾,享受着丝袜的嫩滑,每个脚趾缝都没放过,脚汗好像都被他吸进了嘴里。这个姿势腿分得更开,更容易被肉棒刺激到美穴。脚丫被舌尖弄得痒痒的,但是又有着异样的快感。

  无论是陆霜学长,陈家哲,晚宴上的男人,我们班的男生,似乎都对丝袜有种不能抵抗的能力,我穿着丝袜的美腿,能让他们都痴迷的臣服。连外表是美女管家的阿丽娅都是这样。看来以后要好好置买些性感轻薄的丝袜和适合搭配丝袜的裙子了。

  连环冲刺下,重重快感冲上我的大脑,充实的前戏和春药的作用下,我终于迎来了人生第一次高潮,下体的淫水不绝涌出,随着肉棒缓缓退出身体,溢满了交合处的床单,第一次的所谓落红之血,似乎也被自己的淫水冲淡了。

  阿丽娅香艳的嘴唇吻上我高潮后的身体,从脖颈到锁骨,再到胸前的美乳,乃至大臂。舌尖挑弄着我一边乳尖,玉手把玩着另一侧,不得不说他好了解女性的身体,半迷糊半爽快间,我感觉到了被呵护和疼爱的温暖,失去处女的失落感一时间也抛到了脑后。

  「嗯额,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瘫软在床上,四肢摊开,嘴角流着亮晶晶的口涎。一次高潮后感觉一晚上的不愉快好像都消失了。

  阿丽娅轻轻一笑,从床上起来,拾起水绿纱裙,优雅的披在身上,扎好腰带,理了理头发,又恢复了美貌干练的女管家外貌。

  「幸好今晚是我,不然茜茜小姐还不知道要被怎样对待呢?」

  我脑袋上冒出一个「?」,不过很快得到了解答,一直没关的电视里传来新的浪吟声,屏幕上已经不是晓恋学姐,而是另一个女孩子,阴道和屁眼都被插入了男人粗大的肉棒,微带卷的栗色头发随着男人奸淫的动作晃动,小嘴也迷醉的含着一根肉棒吞吐,跟我一样娇小坚挺的乳房在男人手里不住变形。

  「集团的这种春药,如果说有什么副作用的话,那就是发泄一次性欲后反而会抑制第二次的欲望。不过对于茜茜小姐这样的,正好今晚可以美美的睡一觉让身体缓缓。」阿丽娅关上了电视,回眸对我一笑。

  「我去做碗真正的滋补汤,茜茜小姐好好歇一会,一会晚宴结束还要跟别人送别呢。」阿丽娅敛衽躬身,跟我道别出屋,全没了刚才床上的霸者风范。说起来,好像光我高潮了,他都没射出来。

  我赤裸着身子站起来,走到一旁的梳妆镜前,镜子里映出我现在的样子,乌黑的头发披散着,白皙的脸蛋上带着高潮过后的粉红,双眸水汪汪的,对着镜子笑了笑,第一次发现我也有这般惹人爱怜的模样。

  等我喝下真的醒酒滋补汤,整理好衣服随着阿丽娅出来时,晚宴已经几近尾声,各路贵客陆陆续续的跟黄夫人道别,黄夫人一一寒暄做答,微醺的客人也安排司机妥善送对方回去,所谓豪门,就是这样累么。

  嗒嗒的高跟鞋落地声传来,我侧脸望去,是晓恋学姐和一位妆容精致的正装女性言谈正欢,女性看着就像华老师,林老师一样的岁数,却比她们多了职场女性的精明气质。

  「哟,你们也刚聊完么?」身后又传来别的男性响亮的声音。

  一旁是陆霜学长陪着一个笑容和蔼的大叔,大叔身子略显消瘦,但隐约可见当年锻炼的痕迹,正装女性未语先笑,晓恋学姐界面答道;「也是刚刚说好,姜姐姐对互联网背景下自媒体和广告的理解,真是让我开了眼呀。」

  大叔拍了拍陆霜学长的肩膀,「我这边也是刚谈完,这个小陆同学对宏观经济的分析很有一套,北樱大学果然是有人才。」

  「哈哈,能让你这么说,看来真是有点料,那这边的晓恋同学,周四就来上班吧,来公司之前给我打个电话,小陆同学回来常大哥再跟中夏那边说说。」
  大叔呵呵一笑,「我在这个圈子里也是说的上话的。中夏证券排名虽高,但是我推荐的人他们还是得要的。」

  陆霜学长谦声答谢,眼睛却越来越亮,看得出十分高兴,晓恋学姐跟身边的正装女性开着玩笑,一边送她到门口,大叔又勉励了陆霜学长几句,也随着散场的人流去了。

  陆霜学长这才顾得上跟晓恋学姐说话,两人并肩笑语,这时我才发现晓恋学姐走路的姿势,似乎稍稍有些别扭,身边的阿丽娅诡秘一笑,「看来蚕缠还是不改老毛病,以后晓恋小姐不会跟他玩了吧。」

  我一个激灵,惊疑不定的看了阿丽娅一眼,却见他笑容颇有深意,想起晓恋学姐晚宴后和几大淫奴放纵淫乱,又想起自己刚才在春药的作用下,愉悦的失去了处女之身,现在各人却都恍若无事,聚在一起笑谈趣事,大概只有陆霜学长毫不知情,真是世事弄人。

  「那我也该告别了,都这么晚了。」晓恋学姐走到我和阿丽娅面前,浅浅一笑。

  我也不是主人家的人,只好看向阿丽娅,阿丽娅回报以一个客气的笑容,「小姐和夫人忙于接待其他客人,不能亲自送别,不周之处,晓恋小姐见谅。」
  陆霜学长洒然说道;「哪里话,阿丽娅太客气了,黄夫人和巧儿为了举办这个晚宴,着实费心,我们也是难得能开这一回眼,不劳远送,我们自己回学校就好。」

  晓恋学姐也是微笑着客套,一转身,却好像是膝盖不适,踩着高跟差点摔倒,陆霜学长眼疾手快,赶忙扶住,「穿高跟鞋太久了不习惯吗?我送你回学校吧。」
  晓恋学姐摆摆手,「没事没事,我自己能走……」

  「哎呀,晓恋你这就不是了,该依赖朋友的时候,要学会依赖朋友哦。」巧儿学姐突然在我们身边出现,裙侧开叉春光无限,一晚上迎客接客,难为她现在还是元气满满。

  「是啊,晓恋你这样回去的话,万一出什么事,过几天还怎么去上班。」陆霜学长也在补刀。

  晓恋学姐啐了一口,「呸,我能出什么事?。好吧,陆霜你送我回去吧,你开车来的?」

  陆霜学长脸上的喜悦一闪而逝,终究还是淡然说道;「嗯。我技术也是可以的。交给我妥妥的。」

  扶着晓恋学姐,陆霜学长跟我们匆匆道别,我也不知想得什么,脑袋一热,就想跟上去,走了几步,才想起自己穿着女仆装,这样出去还不得羞死。

  巧儿学姐在我身后笑得直不起腰,纤手把我头揽到怀里,说道:「傻妹妹,你也体谅下陆霜嘛,好不容易有个在晓恋面前表现的机会。」

  我本来心里就有点失落,又感受到巧儿学姐绵软舒适的大胸部,一阵嫉妒,「哼,那谁来体谅我啊?巧儿学姐你一晚上都没怎么理过我。」

  「哈哈哈,那我好好疼爱疼爱你?」巧儿学姐脸上带着促狭的神情。

  我脸颊一热,想起今晚淫乱的场面,两腿间好像又分泌出了体液,内裤上感到些许凉意,破了处的我,淫乱后的甄晓恋,却还能在晚宴结束时分含笑道别,这一晚上,不知有没有别的男女情热云雨,然后淡然的以宾主尽欢的模样离去。
  也许大家都有另一面吧!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