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3)【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不要,不要……」女人被下体那只插入内裤的手指惊坏了,那根灵活而无耻的手指已经触碰到了只属于丈夫的蜜处。

  「不要乱动,你想被周围的人发现么???」高贝宁一边按住开始乱动的女人,一边在她的耳边小声威胁道。

  听到了高贝宁的话,反抗的女人真的开始变得安静下来,在外人看来真的好像生了病,正老老实实的依靠在自己的侄儿身上。

  「阿姨,只要我检查你是真的湿了,我就立马放了你……」高贝宁一只手搂着女人的腰肢,感受她柔若无骨的身躯,另一只手深深地探到女人的内裤里,努力的往私处的里面探索。

  「我要报警,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现在住手,我可以放过你!!!!」低着头,不敢看高贝宁的女人,悄悄地恐吓着正在肆虐的高贝宁。

  「嘿嘿嘿,好哇,阿姨,不要欺负我年纪小,我可是未成年,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一脸无所谓的高贝宁一点都没有将女人的威胁放在心上。

  笑话,堂堂省纪委书记家的公子,国家红字头老革命元老的嫡亲孙子,会在乎这一点点的事情么?

  「阿姨,与其担心我,倒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如果警察来了,我就说是你勾引我的,到时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不了打官司呗。可是你的家庭,你的单位,你的孩子……」

  「不要说了……不要……你这个恶魔!!!!」女人已经疯了,求情没有效果,报警又吓唬不到他,到底要怎么办才能逃出这个深渊。

  「阿姨,你只有相信我,真的!!!只要我确定了,我就会放手……」
  面对高贝宁一下子无赖,一下子温情,一下子像恶魔,一下子像遵守约定的君子,复杂的情况让女人失去了判断,只能潜意思的选择相信高贝宁。

  高贝宁明显感觉到,女人紧绷的双腿失去了力气,套着黑色丝袜的双腿再也无法抵抗他入侵的手指。

  「阿姨,把腿分开一点,我的手指头摸不到你的小穴!!!」

  「你!!!」女人无法相信,这个和自己儿子一样大的男孩,怎么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如此露骨的话语。更让她无法相信的是,男孩说话的对象是她自己。
  「乖,阿姨。难道你不想早点回家???难道,你喜欢被我搂在怀里,继续抚摸???」

  看着女人主动的分开那双被黑色包裹着的美腿,将两腿之间的缝隙逐渐的,逐渐的张开,直到自己的手可以自由的深入到女人下体的最深处,毫无障碍的触碰她的下体。

  高贝宁的手穿过女人裙底被撕开的黑色,用手指轻挑的撩开轻柔的内裤,他的手指不再受到约束的抚摸上了女人最宝贵的下体小穴,在上面肆意的玩弄着。
  「你,你好了没有,快点啊!!!!」女人实在无法想象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囧境,在这个人满为患周围挤满了乘客的公交车上,被一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男孩双手探入了裙底。

  男孩还撕开了自己的丝袜,掰开了自己的内裤,用那根肮脏的手指在自己的下体随意的玩弄,甚至自己还要被他胁迫,主动的分开双腿,方便男孩的手指进攻自己的下体。

  更让她感到害怕的是,一直默默忍受的她在男孩的挑逗下感到了欲望的沸腾。虽然她不想承认,她的下体真的在男孩的手指中变得湿润和敏感。

  「啊……你,你,你不是答应我……」一边用理智克制自己要拒绝男孩的玩弄,一边感受着在公众场合被淫邪玩弄的异样刺激,女人一时不察,高贝宁一直在女人下体滑动的手指捅进了她已经丝滑的小穴。

  「阿姨,这不怪我,是你的小穴太滑了,我的手指一不小心就捅了进去……」看着已经满脸通红,四肢乏力的熟妇靠在了自己身上,高贝宁得意的在她耳边悄声的说道。

  「求求你,求求你,我有老公的,你,你不能这样,我还怎么做人啊……」收到了高贝宁致命一击的女人,实在无法克制住内心的窘迫和委屈,靠在高贝宁的肩膀上,低声的哭泣了起来。

  「阿姨,你看,我的手指已经进入到你身体里面,倒不如,你好好享受一下……嘿嘿……」高贝宁不管已经羞愤到无地自容的女人,已经插入她下体的手指,开始在娇嫩炙热的小穴内开始了猛烈的挑逗。

  「不……不……不……」害怕被周围的乘客发现她的落魄,不想被自己的家庭和单位知道自己的不堪。这个被陌生男孩用手指捅进了私密小穴的女人,依旧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敢向周围的人呼救,只是低声的向高贝宁求饶。
  「呱唧……呱唧……」好在喧闹的车厢盖住了女人湿润小穴的声音,好在充满汗臭的车厢压制了淫荡的气息。邪恶的高贝宁和委屈的女人才没有被周围的人发现她们私底下的淫荡行为。

  随着高贝宁在女人小穴不断的挑逗和猛烈的抽插,一直闭着眼睛咬着牙默默忍受女人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面的浴火不受理智的控制,不断地在小腹内汇集,越来越多,越来越旺,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焚烧了一般。

  「嗯哼……」女人实在控制不住的低喘让她无地自容,对于高贝宁来说,却像是最炙热的回应和无声的鼓舞。

  「XXX站,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随着公交车的报站,周围准备下车的乘客的涌动,在高贝宁长时间玩弄和挑逗的女人,也迎来了自己这辈子永生难忘的一次高潮。

  「呼呼呼……呼呼呼……求求,求求你……」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高贝宁身上的女人,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没有了骨头,只能依靠着男人坚强的身体。
  此时此刻,她的大脑极度缺氧,已经一片空白,好像随时都会死去,无助的她只能急促的呼吸新鲜空气。

  「哈哈,阿姨,我放过你……」说着,高贝宁将女人推开,让她依靠在车的扶手上,用颤抖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扶手,不至于直接摔倒在地上。

  「我要下车了,阿姨……」高贝宁看着周围往车门挤去的乘客,最后一次俯身到女人的身边,在她耳边说,「阿姨,你真骚,居然被我的手指头玩到了高潮,真是一只淫荡下贱的母狗……哈哈哈」

  「你!!!!」看着说完话转身就走的高贝宁,女人愤恨的想要鱼死网破,想要高声的呼喊周围的人抓住这个混蛋,将这个玩弄了她的身体,玷污了她的清白,到最后还要侮辱她的男孩送进警察局。

  可是,那最后一丝的理智死死地控制了她的嘴,让她只能目送那个邪恶的男孩下了车,看着他在车外嚣张的挥了挥手。

  她现在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有一个爱她的丈夫,一个寄满了希望的儿子。她还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工作。

  她不想周围的人用嘲讽的眼光看着她,她不想丈夫知道她收到的侮辱,她不想儿子知道他自己的母亲被别的男人玩弄,她不想单位的同事怜悯同情轻视的眼神,她不想……太多太多不想,让她只能在男孩走后,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整理好凌乱的衣服。

  甚至女人要在回家后,躲着正在厨房做饭的丈夫,去洗手间脱掉已经被撕裂的黑丝,清洗已经被淫水湿透的内裤,还有凌乱不堪的下体小穴。

  「老婆?老婆?大白天的洗什么澡啊……」丈夫的声音惊扰了正在洗手间洗澡的女人,也打断了她无声的哭泣。

  「没,没什么,就是天气太热,回来的时候人太多,挤了一身汗,浑身难受……」

  「老婆……」

  「老公,怎么了?」

  「要不我们买一辆车吧,这些年家里面也攒了一点存款,给个首付还是没问题的……」

  「你想什么呢?桐桐上学不用钱啊……」

  「我这不是看你天天挤公交车……」

  「那也不行,那是以后给桐桐上大学,结婚用的钱,谁都不能用……」
  和丈夫的一番交流,让女人差点钻了牛角尖的思绪活络了起来,一想到关心自己的丈夫和宝贝儿子,刚刚还哭泣的俏脸偷偷的笑了出来,「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心疼我,我马上洗完了,等会给你做一道拿手菜,奖励奖励你……」
  「哈哈哈,那太好了,等会桐桐就放学回来了,我先去准备菜……」

  做好打算的女人准备将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都当成一场噩梦,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心底,不能在家里,在丈夫和儿子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相对于不堪的女人,高贝宁反而神清气爽的回到家里,一边回味着女人那娇喘的气息和滑嫩的身体,一边嗅着手指上还残留的女人的淫液。大庭广众之下玩弄调戏一个不敢出声的人妻人母的刺激让高贝宁爽的不能自已。

  「宁宁,爸爸和妈妈今晚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晚宴,晚餐你就自己解决,不能光顾着玩,要好好学习……」

  「好啦,我知道啦……」刚回家没多久的高贝宁就接到了母亲李局长的电话,又要他自己解决晚饭。

  「宝贝,在干嘛呢?」躺在自家的沙发上,一边学着葛优瘫,一边给那个臣服的大美人打着电话。

  「没干什么?你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自从张怡被高贝宁降服后,这个曾经的美艳人妻,在高贝宁面前再也没有什么尊严和隐私。有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快就臣服在这个男孩的身下。

  「我饿了,我爸妈不回来,我没饭吃……饿……」对于自己这辈子第一个女人,高贝宁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在她的身上他成为男人,他体会到了那难以描述的快乐,即使现在张怡已经臣服于他,但是高贝宁对张怡还是有一种感情的寄托。
  「管我什么事,最好饿死你,饿死你就没有人骚扰我了……」电话那头的张怡现在也很迷惑自己到底对高贝宁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

  不管怎么说,高贝宁是强暴了她的身子,玷污了她的清白,逼迫她背着刘全志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身下承欢。在高贝宁家里,在她的家里,在车上,在酒店,在无数的地方都留下了她的淫叫。

  按道理来说,高贝宁是她此生最不想见到的男人,可是家庭的破落和她不甘于贫穷生活的虚荣,让她这个人妻又不得不选择臣服这个占有她的未成年男孩。
  随着男孩凭借着身后强大的势力,一步一步解决了她的家庭危机,让她的奢靡生活可以继续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高贝宁。

  事到如今,张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一边努力的欺瞒着带着绿帽的刘全志,另一边乖巧的配合高贝宁每一次的召唤。

  「别啊,我的小乖乖,你就这么狠心要饿死你的老公么???」高贝宁没有生气,反而和张怡打情骂俏,他非常喜欢现在这样的状态,既没有弄得你死我活的地步,又把握着女人命脉,随时可以玩弄这个美艳人妻。

  「谁是你的小乖乖了,我是你阿姨,我比你大十岁呢!!!再说了,你是谁的老公了???」张怡在电话里那头就像是一个撒娇的小女孩,不断的和高贝宁抬杠。

  「哎哟,你现在不认人啦……之前哪一次,你在我身下的时候,不是老公,亲爱的,哥哥的叫我……」

  「你……坏蛋……小小年纪,就这么坏……」

  「还有更坏的呢!!!上次,你都叫我爸爸了呢,你还说,『爸爸,轻点,女儿受不了了』……哈哈哈」

  「讨厌……你,你在这么说我就挂电话啦……」当张怡听到电话那头高贝宁模仿她在床上淫叫的声音时,那些不堪的画面一幕幕的在她脑海闪过,那巨大尺寸带来的饱满,那年轻人猛烈的撞击,让已经敏感的人妻的身体开始灼热。
  「哈哈哈,好啦,不逗你了,我们出去吃,还是怎么办……」

  「你,你来我家吧……」张怡思前想后,还是在家里比较安全,至少减少了在外面碰见熟人几率。

  「哎哟,你怕你婆婆看到啊……」

  「我婆婆带着孩子去看刘全志了……你,你爱来不来……嘟嘟嘟……嘟嘟……」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高贝宁嘿嘿的一笑,看样子今晚不单单不用挨饿,来自己的小兄弟都有人照顾了。刚刚在车上被那个丰满熟妇挑逗起来的肉棒,到现在都还没有偃旗息鼓,正好可以去驯服那个美艳的人妻。

  「叮咚……叮咚……」熟悉的门铃响起,惊动了正在厨房忙活的人妻,张怡连忙跑了出来,打开门,「快点进来……」

  看着穿着一身休闲睡衣的美人,套着一个围裙,一手拿着锅铲,一边帮高贝宁找着拖鞋。那感觉让高贝宁觉得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主人,完完全全的取代了刘全志的角色。

  「你怎么来的这么快,我还有两个菜还没炒呢!!!哎哟,我还没关火……」张怡服侍高贝宁换好鞋后,急忙扭着那对丰满的屁股,往厨房跑去。

  「嘿嘿嘿,真是一个极品人妻,真不知道刘全志怎么想的,居然选择去那么远的地方当个村官,舍得离开这个性感的尤物,啧啧啧……」高贝宁一边舔着嘴,看着张怡这个极品人妻的背影,一边跟着走进了厨房。

  「哎,讨厌……你干什么呢!!!老老实实坐会不行啊……」正在洗菜的张怡被身后的高贝宁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她整个身子被人从身后搂在了怀里。
  胸前那一堆丰满的乳房直接被男人邪恶的大手握住,不断的蹂躏和玩弄。「轻点,疼,你就不能等等,吃晚饭了再来么???」

  「哈哈哈,这么美丽的一个宝贝,何必等到吃完饭再享用,现在我就已经准备好了。」高贝宁一边用双手玩弄着人妻的巨乳,一边在女人的身后用勃起的大肉棒杵着张怡那翘挺的屁股。

  「小变态,小色魔,小……呜呜……」正在低声咒骂的张怡,被高贝宁扳过脑袋,那娇滴滴的小口被男孩一口吻住,男孩灵活的舌头熟门熟路的探进了女人的口腔,吞吐着双方的唾液。

  已经被高贝宁无数次玩弄的张怡,现在的身体变得无比的敏感,经过了男孩的举世无双的肉棒猛烈的抽插后,那无与伦比的满足和次次直达子宫深处的感觉让她沉沦迷恋其中。

  男孩的衣服,和人妻的睡衣在两人的激吻中被无情的褪去,四处散落的衣物和丢弃在墙角的内衣裤,都反映了相互纠缠的两人内心的饥渴。

  两个相互探索的肉体,从厨房到客厅,从沙发到地板,从男上女下到老汉推车,相互熟悉彼此的需求,深深理解对方的渴望。

  可悲的刘全志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自己那温馨的家里,被一个还在上初中的男孩狂放的压在身下,在他妻子娇嫩如玉的身体上不断的做着冲刺的动作,甚至这对背德的男女几乎达到了肉灵相交的地步。

  「快点,再快点,老公,宝贝,再快点,干死我,捅烂我的小穴……啊……爽啊……」浑身赤裸的张怡熟练的撅起了自己的屁股,迎合着身后抽插的男孩,让他的巨棒可以顺利的捅到她小穴的最深处,不断的攻击着她娇嫩的子宫。
  「呼呼呼……宝贝,你真是一个尤物,你的,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啊……干死你……呼呼……」女人全身心的配合让高贝宁享受到了极致的快感,这个让无数男人魂牵梦绕的女人,现在赤裸着身体,在他的胯下做出了淫荡的姿势,像一只等待挨操的母狗一般。

  「干死我……用力……啊……」张怡现在哪还有一点身为人妻的坚贞,身为人母的羞耻,此时此刻,只能保持着母狗一样的姿势,任凭高贝宁的大肉棒在小穴内进出。

  「叫我……叫我……爸爸,乖女儿,叫我爸爸,我让你爽上天……呼呼……」在每次两人欢愉的最后关头,高贝宁总喜欢让这个比他大了快十岁的女人叫他这个初中生爸爸。

  异样的角色互换,对女人彻底的征服,剥开人妻最后的尊严,让高贝宁能爽的无以复加。

  「啊……你个坏蛋,你居然要我叫你……叫你爸爸???!!!!」

  「叫不叫……叫不叫……」高贝宁结实的双臂死死地握住女人的腰肢,然后本就猛烈的小腹更加疯狂的撞击着张怡撅起的美臀,那雪白的屁股被男孩的小腹撞击的一片殷红,肥妹的臀肉更是形成了一道道颤抖的波浪。

  「啊……啊……轻点,人家,人家下面真的要被捅穿了……啊……爸爸,爸爸,轻点,女儿要被爸爸干死了……啊……」张怡知道自己选择臣服高贝宁的那一刻开始,她在这个男孩面前就不会再有尊严,所有人妻的坚持都会被这个恶魔一样的男孩玷污。

  「乖女儿,呼呼呼……爸爸,爸爸干你干的爽不爽???」高贝宁一边用硕大的肉棒在女人小巧紧致的小穴内抽插,一边压在她跪着的悲伤,在她耳边不停的说着淫荡的话语,挑逗着女人本就浴火高涨的神经。

  「爽……爸爸,操女人,操的好爽……啊……要来了……啊……死了……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