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女同学主动勾引我,结果……】【作者:火种子神】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同学主动勾引我,结果……

  楼猪念书的时候,不务学业,荒废了不少时间,现在想来,有些许后悔,但更多的是一种欣慰吧。毕竟疯狂地玩了三年,也算对自己不安分的青春有个交代。
  当年楼猪在学校也算是一代风流人物呢,酒吧,Party,各种搞,吃饭,唱歌,小烧烤,那生活滋润的呀,甭提多爽了!

  正所谓饱饭思淫欲,所以当楼猪有机会面对各种的花前月下,桃李春风的情况时,基本上都报着怜香惜玉,普度众生的心,照单全收,但楼猪唯独对一个女同学的投怀送抱总怀有顾忌,就像当年取经的玄藏一样,是恒了心的左闪右躲,横转腾挪的挣扎了好一阵,结果到了还是被那妖精收进了盘丝洞……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特殊的女同学吧,她叫娜,身材苗条,浓妆艳抹,酥胸肥臀,一股子欠操的骚劲儿,在当时色狼的市场里,销路一直持高不下,走势极好,据说有不少小狼,为她痴,为她狂,为她哐哐直撞墙,互殴自虐身亡后,能坚挺的活到最后的,就只剩下我最好的哥们,强

  强,人如其名,长的结实,看起来挺本分一人,却一肚子坏水,我俩聚在一起,没少干坏事,譬如晚自习偷偷地往女老师的杯子里抹自己的猛料,一般我负责放风,强负责撸,现撸现抹,绝对解渴,呵呵~这事就够写一个趣事了,留作日后再说,咱书归正传

  话说强把娜追到手之后,十分高兴,请客宴请兄弟们吃饭,席间兄弟们免不了要灌强喝酒,娜这时挺身而出,帮他挡了不少酒不说,还主动的给兄弟们敬酒喝,把强的脸,撑的倍儿有面,大家都赞不绝口,夸她是女中豪杰!

  其实一个个的都是好色之徒,逮着美女倒酒,就喜形于色,信口开河,不知心里有什么不堪的想法在那意淫着呢,实话实说,楼猪当时没喝几口酒,只是多看了娜几眼那面若桃霏的脸庞,就醉的不行了。

  当然也可能楼猪有些自作多情了,席间总觉得她给我敬酒时的眼神不对,透着一股子妩媚的风情,勾的我心里发痒。

  此事之后,楼猪一直未敢有非分之想,总觉得是酒精和气氛的错觉,而且考虑到我与强这么久的生死同盟关系,那些苟且偷日之事就更应该深深地压在心里,不敢有半点触及的念头。

  奈何狼情不追,妾意相随,娜后面的攻势,实在是让楼猪应接不暇。

  那日,在篮球场上,楼猪挥汗如雨,四下杀的七零八落,气血暗涌,释放了一身的能量之后,气喘吁吁地准备穿上衬衫要走,这时忽见得有人,横身一挡,夺去来路,目含春水一汪,手持可乐一瓶,楼猪见之大喜,疾呼:

  「娜姐~强哥不在这~」

  娜美目一转,手上一推,可乐桶到楼猪的怀里,低声细语道:

  「我知道~还用你说~」

  「啊?」

  楼猪做惊讶状~

  「我是说~你就不能跟我说点别的?」

  娜低眉信手,额前秀发飘逸,嘟嘴含羞

  「嗯?」

  「猪!」

  娜秋瞳一闪,轻哼一声,蓦地跑了。

  待楼猪原地痴呆一阵,刚回过味儿,远去的娜又忽地转过身来

  「小枫~你的腹肌真好看~」

  声音脆的发甜,空空地留下楼猪满腔,百味陈杂的心情~其实楼猪不傻,泡妞多年,什么不懂?但碍于兄弟情义,只能默默地目送娜再次远去的倩影,勉强作出无动于衷的姿态,而这也不过是在欺骗自己。

  后来,楼猪一直有意躲着她,尽量避免与她单独会面,但纵然是千辛万苦的闪躲,也无法达到绝对的零接触!

  那是一次晚自习,本来我和强都学的好好的,强却突然接到娜的电话,估计是例行查岗吧,撂下电话后,强跟我说,娜一会儿要来,楼猪一听,心中就一个念头,赶紧撤!于是借口埋怨说,不做电灯炮,收拾好书包刚要跑,却被强一把拦了下来。

  「小枫~别跑呀!最近我一直忙着泡妞,怕是冷落了兄弟,不如今天一会儿下了晚自习,哥们儿做东,咱三儿一起出去搞个锅子吃!大家一起热络热络也好~」
  看着强一脸仗义的样子,楼猪心底里泛起了一丝丝羞愧的波澜,无奈盛情难却,实在推脱不去,只好从之。

  就这样等了没多久,娜就赶到了,她一进来就把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吸引到她的身上,修身的翻领白衫,粉色的裙摆,还有那腿上诱惑的黑丝和脚下尖嘴的高跟。只见娜挺着一股傲然的媚惑,迎坐到楼猪的对面,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扑鼻而来。

  这时其实楼猪就已经敏感地察觉到,待会儿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娜带来了三杯奶茶,笑吟吟地先递给楼猪一杯,然后又递给强,强喝的痛快,但他哪里能察觉地到,娜虽然嘴上正悠闲地品着醇香的奶茶,可身下脱了高跟的丝脚却早已不安分地缠绵到楼猪的腿间,还上下求索,并直逼胯下,那淫脚配合着她唇齿间的诱惑,勾的楼猪是失魂落魄!

  因为她每次喝奶,都要用舌头轻轻的把吸管卷进去,吸上几口之后,再恋恋不舍地从嘴里吐出来,一个简单的喰吸动作被她做的如此撩人,再加上她那故作不经意的抿嘴和明知故问的勾引

  「小枫~你的奶呢?」

  此时楼猪胯下,被那双淫脚蹂躏的小弟弟又岂有不吐奶的道理?

  于是乎楼猪虎躯一震,菊花一紧,跃然奋起,夺路而逃,进了卫生间,赶紧抹把水到脸上,闭目宁神,细细地品味着胸腔内的小心脏。

  正嗵嗵乱跳~

  静静地等待着时间的洗礼,待到心脏有所平复之后,楼猪转身要走,谁知娜这时已经堵在楼猪身后!这期间也不知道她待了有多久!

  一瞬间,楼猪差点没叫出声来,还是娜用手捂住了楼猪的嘴,并送来一双幽怨的眸子,含情脉脉,惹人怜爱

  「枫~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是不是不喜欢我~」

  说完,娜一把抱住了楼猪,用她那肥嫩的前胸贴的死死的,使楼猪觉地胸膛发闷,喘息不匀

  「你知道么~枫~这几天我真的好想~好像你~」

  鼻尖浸在那浓郁的发香里面,楼猪醉的骨头都快要酥了!娜先是搂了一阵,然后又不舍地分开胸,仰着头,轻声地询问楼猪

  「枫~你喜欢我么?」

  这声音的质地像一根细细的尖针,嗖地刺入了楼猪的心脏,促使浑身的肌肉都在不由自主地痉挛!面对着娜精致的妆容下,那双紧闭的双眼,和那微颤的樱唇,楼猪无奈地吞了吞口水,一咬牙,明智地做出一个决定!

  撤!

  却不料,楼猪前脚刚走,后脚就被娜一把给拽了回去,俩人搂在一起,磕磕绊绊地滚进了里面的套间。

  门被插上的一瞬间,楼猪还在纠结

  「强哥~强哥还在外面呢~」

  娜不由分说,红唇直接堵了上来,猛吻了一通儿,然后又用食指抵住了楼猪的唇瓣,幽兰的鼻息,断断续续

  「不要~再~提他了~」

  「好么?」

  楼猪不禁痴的一怔,而这功夫娜已经把楼猪的裤子褪了下来,一柱擎天的欲望把内裤撑的饱满爆棚!带着最后的抵抗,楼猪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句话
  「娜~」

  「一会儿~」

  「强哥的火锅~」

  「我还~怎么~吃的下~」

  娜仰着头,满眼欲波,嘴角含笑,淫溢横突

  「人家就想吃你的蘑菇嘛~」

  此话一出,楼猪的双手就不由自主的抓紧了前面的横梁,强烈的负罪感,让楼猪不敢向下看娜的样子,所以只能选择紧紧地闭上双眼,本想寻求一份心灵的安宁,可是脑子里却又灌满了娜抿嘴喝奶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强在外面开始呼唤楼猪的名字,强每喊一声,娜在下面就深喉一次,巨大的快感让楼猪觉得脸上的肌肉都在扭曲,于是就拼命地想加紧手上的力道,可是掌心的汗已涂满那根横梁,就像楼猪下面的那根火腿,在这温柔的梦乡里,早已润滑地一塌糊涂……

  自此之后,楼猪夜夜思春,对娜身下的盘丝洞,求之似渴,昭然若揭。
  如今楼猪还依稀记得那个惊心动魄的日子,那是四月的头天晚上,楼猪接到了娜的短消息,上面写着「我想你了」,后面还跟着宾馆的地址,无耻的楼猪终于把持不住,应约前往,一路性致勃勃地赶到那宾馆门前,楼猪敲门的时候,四下张望,上下其心,真应了那句古话,偷情的男人跟鬼一样!

  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楼猪不安分的心脏好像突然骤停了一样。

  因为里面探出头的,竟然是强!

  俩人四目相对,半晌,不吭一声,还是从后面赶过来的娜打破了平静

  「小枫~ 你怎么来了?」

  看着她一脸茫然,不知所谓的样子,楼猪的心,碎了,但比这更令人窘迫的是,这一切又该跟强怎么解释?

  正当楼猪羞愧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强和娜却突然一起咯咯的笑出声来,搞的楼猪彻底蒙圈了!

  最后娜搭着楼猪的肩膀,抽泣着笑声说:

  「小枫~ 节日快乐呀~ 」

  再看旁边的强,笑的更夸张了,楼猪这才彻底地明白过来,一拳冲了上去
  「强哥~ 有你这么玩的嘛!」

  强笑呵呵地迎了过来,搂了楼娜,又搭了搭楼猪的肩

  「今晚~ 我们一起疯狂一次,怎样?」

  楼猪还心有余悸,对这个提议有点麻木,反倒是娜的脸上闪过一丝难为情的霞韵。

  三个人,在一个房间里,之前也没有做过充分的准备,气氛显得十分尴尬,也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还是强先打破了平静。

  「这样,小枫,今晚娜交给你了,帮哥们好好照顾她!」

  说完,强拍了拍楼猪的臂膀,推门而去。

  空留下娜,站在原地,低着头,像是犯错的小学生一样,嘤咛着悔意:
  「枫~ 你会介意么?」

  楼猪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样回应

  「原谅我~ 好么?」

  娜脱去浓妆的脸,显得特别清纯

  「对不起~ 我~ 我不是有意的~ 」

  楼猪一听这话,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

  「不~ 没事~ 我~ 我~ 只是~ 只是~ 」

  就这样楼猪嘴上徘徊犹豫了好一阵,才终于问出了心底里的那句话:

  「娜姐~ 之前的那些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娜认真的看着楼猪,目光里含着楚楚动人的泪光

  「对不起~ 枫~ 我~ 我~ 不知道~ 」

  看到她纠结失措的样子,楼猪一股热血忽地就涌到了下面。

  接下来,就再也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楼猪直接把她压到了床上,期间还换了好几种姿势,就像着了魔一样,在她的身体里,抽来插去,欲予欲求,任那穴间的淫水,肆意地流淌,打湿了床单,融浸了欲望……

  PS。其实,强,娜和楼猪,三人之间发生的事情绝不仅仅是上面陈列的几件,这里有太多的事情可说,譬如众色狼喜闻乐见的3P,所以如果各位狼友肯热烈的捧场,楼猪是有动力再新更趣事二三,如若楼下寥寥几人,门可罗雀,或站在道德的高地,指手画脚,乏善可陈,楼猪不写也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