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12)【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二)

  「妈……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的病都好了,不想再住医院了,再说了,我还要上课,现在都不知道落下了多少的课……」高贝宁回到了自己的病房,好不容易等到母亲下班,急忙要求母亲给自己办理出院手续。

  「医生……你看……」李局长一边担心自己儿子的病况,一边也觉得医院,家里,单位,三边跑却是太麻烦了,想要把儿子接回家,细心的照顾。

  「高夫人,这个……令公子的病基本上好了,不会有什么问题,恢复的也非常好,没留下什么病症,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耶……」高贝宁一听医生的话,差点从病床上蹦起来。

  「别闹……哈哈,多谢医生……」

  「那里……那里……这是我们医务工作者应该做的,高夫人太客气了……」
  「那就麻烦医生办理一下出院手续吧。」斩钉截铁的李局长决定给儿子办理出院后,立马就开始安排自己的秘书收拾东西。

  「高夫人,要不要我通知一下院长,让他过来看看?」

  「不用了,到时候我会给他打电话的,你先去办理出院手续吧……」

  点头哈腰的医生急忙跑去亲自办理这些护士干的事情,他甚至觉得走的太慢,直接一路小跑的去办理业务。在他看来高高在上的院长,在人家眼里也就是一个电话就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小人物。

  「妈……我没事,不用你扶着……」被母亲搀扶的高贝宁走在小区的路上,感觉到周围的邻居看过来的眼神,高贝宁一脸的尴尬。

  「怎么了,自己的儿子生病了,我这个做母亲的还不能扶一下啊?」李局长一脸委屈的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

  「行行行,妈,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才是妈妈的好儿子,走,我叫秘书买了菜,等会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哈哈哈,今天可以打饱口福了……我要吃红烧肉……我要吃清蒸鱼……我要吃……」

  「好的……你想吃什么,妈妈就买什么……」

  「谢谢妈妈……」

  李局长和高贝宁的身影越来越远,声音也越来越小,可是那浓浓的母子情却是任何外人都能感受的到。

  另一边,苦守在焦桐病床前的王阿姨就没这么幸福了,看着自己儿子全身没有一块好肉的躺在病床上,浑身都插满了输液管,看着无数的药剂流入到自己儿子的体内,作为母亲,王阿姨的心真的是疼的无以复加。

  「老婆……老婆……桐桐怎么了?」正在低头哭泣的王阿姨,被风风火火闯入的丈夫吓了一跳。

  「小声点,桐桐正在输液……」急忙站起来阻止丈夫的王阿姨,一看到自己的丈夫到来,坚强女人终于开始瓦解,委屈的看着丈夫,泪水如泉涌般往下流。
  「怎么了?雁……怎么了……你怎么了……桐儿呢?」一面担心儿子,一面担心老婆的男人,压低了声音急忙问道。

  「桐儿刚刚经过了抢救,医生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需要留院查看……」连忙拉着丈夫到儿子床边的王阿姨,握着儿子的手,捧在了自己的脸上。
  「桐儿……桐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到自己儿子昏迷在病床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经过了清洗依旧恐怖,让身为丈夫,身为父亲的男人火冒三丈。
  「你别管了……现在桐儿,已经出来了就好……」王阿姨不想当着丈夫的面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画面,不行再去回忆为了救出儿子,她付出的肮脏代价。
  「那怎么行,你看看桐儿现在什么样子了……我,我怎么可能让过他们……」男人通红的双眼就像是准备随时和别人拼命的。

  「老公……老公……不要冲动……」王阿姨看到自己的丈夫那疯狂的模样,急忙放下儿子的手,抓住准备出门的丈夫。

  「你放手……我今天一定要杀了那些王八蛋……」

  「求求你,老公……那些人我们惹不起……现在桐儿已经出来了……我们……我们就算了吧……」

  「放手……你……你……这个当母亲的,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打成这个样子,还在害怕他们的权势……你怕?我不怕!!!!放手……」

  「你去吧……你去吧……我好不容易把桐儿救出来……却看着眼睁睁的看着你再进去……好好地一个家就这么散了……我……我……还不如去死了……」眼看拉不住丈夫,王阿姨那颗焦急的心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到发疯的丈夫,昏迷的儿子,这些天收到的侮辱,王阿姨恨不得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不要……雁……不要……我不去了,还不行么?」看到自己的妻子以死威胁,原本软弱的男人急忙抱住王阿姨。

  「我不担心儿子?我害怕权势?我……呜呜呜……」为了儿子她将自己的身子送给另一个男孩肆意的玩弄,自己像是一条母狗一样屈服在男孩的胯下,甚至现在她的胃里都塞满了那个男孩精液。

  可是自己的丈夫却冤枉自己不关心儿子。天可怜,焦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是她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为了他,王阿姨另可自己去死。

  可是这一切,王阿姨都不能向丈夫诉苦,不能在他面前泄露一字一句,甚至不能在他的面前暴露出任何的情绪。极度的委屈让王阿姨真的想到了死,至少死了可以保持一个清白的身份。

  「对不起……对不起……雁……是我太冲动了……我们回去看看桐儿吧……」害怕妻子寻短见的男人,扶着王阿姨的虚弱的身体坐到了病床前。

  「雁……医生怎么说的……桐儿真的不要紧……」看着儿子那被打的犹如猪头一样的面庞,曾经那白净斯文的面孔毫无踪迹。

  「嗯……医生说这都是皮外伤,别的问题不打紧,就是身体有点虚弱,需要注射药物补充……」

  「那就好……那就好……」男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至少自己的儿子没有性命之危。「雁,桐儿是怎么放出来的?」

  「啊!!!」丈夫的这个问题,直接击打在了王阿姨的内心深处,那惶惶不安的王阿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了?雁……我问你,桐儿到底怎么被放出来的……我之前也找过老朋友,都说这事办不了……」

  「我……我……我求回来的……」实在不知道怎么编故事欺骗丈夫的王阿姨,只能半真半假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我去看了那个被桐儿打伤的孩子,买了好多的礼物……」王阿姨根本不敢看自己的丈夫,只能假装照顾焦桐,避开了丈夫的眼神。

  「我之前也去过,连门都没让我进去……你怎么!!!!」

  「我去的那天,那个孩子刚好醒了,可能他们心情好,就让我进去了吧……你别问那么多了,反正桐儿已经回来了……你还管那么多干什么……」

  「可是……可是……他们怎么轻易的放过桐儿了呢……我当时去的时候,他们还扬言要让桐儿坐牢……」一脸疑惑的男人,看着自己忙碌的妻子。

  「我……我……给他们跪下了……你能不能不说了……呜呜呜……」

  「对不起,雁……我不知道……嗐……桐儿真是不懂事,怎么动手打人,还把人差点打死了……想想那个叫高贝宁的孩子也挺可怜的……」抱着妻子的男人,发觉自己怀里的妻子突然抖了一下,「你也觉得那个挺惨的吧……要不哪天我们去看望他一下吧……」

  被丈夫搂在怀里的王阿姨,这一瞬间有了一种世事弄人的感觉。可怜的男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觉得可怜的那个男孩,已经将他的妻子彻底的玩弄过一遍。男孩将肮脏的精子射满了他妻子的全身,脸上,口里,胃里,阴道里,甚至是子宫里。

  「老公……先别管其他的了,先照顾好桐儿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对,先照顾桐儿……老婆……」

  「嗯?」

  「辛苦你了……」

  男人的话让王阿姨终于有一种重新回家的感觉,家里的那种温馨再一次将三个人笼罩在一起。

  在家没有休息几天的高贝宁,就开始闹着喊着要去上学,一个人在家太无聊,让高贝宁觉得自己都快要生锈了。

  今天是高贝宁得到母亲同意后,第一天上学,走在熟悉的路上,让已经被困了好久高贝宁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都那么有新鲜感。

  进了教室,大家发现好久没上课的高贝宁来了,也都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心情大好的高贝宁不在乎那些虚伪的同学,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了下来。

  摇头晃脑的感觉周围的人气,让这几天都有点腐朽的身体感觉到了活力,突然高贝宁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猛地抬头一看,之间那个曾经迷恋的身影飞速的转回身子的动作,那飘逸的秀发依旧那么美丽。

  「怎么办……怎么办……那个坏蛋,察觉到我在偷看他了……」被高贝宁发现的杨惠婷,不住的急促呼吸着,她感觉身后高贝宁的眼神正死死的盯着她。
  现在的高贝宁让她不再轻视,那个面相普通的男孩不再是她可以随意蔑视的存在,自从那件事情过后,当公务员的父母就收到了方方面面的提醒和警告。
  现在杨惠婷才知道,这个和她穿着一样校服,一样走路上学的男孩的背景居然那么恐怖。这个曾经暗恋自己,却被她鄙视的男孩居然有着通天的背景。
  杨惠婷一想到自己那天在家被带走后,自己的父亲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找了不知道多少朋友,都石沉大海一般,都没有任何办法。

  最后还是一位消息灵通的叔叔,给父亲说明了情况,杨惠婷记得自己被莫名其妙的放回来后,母亲给自己形容过。当他们知道被打的高贝宁的身份后,当时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现在这个被杨惠婷知道了身份,整天假装是一个小绵羊,内地里却是一只猛虎的高贝宁,让杨惠婷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接触。

  这几天回家吃饭,父亲和母亲都会有意无意的问起高贝宁的事情,当他们知道曾经高贝宁还追过自己的时候,杨惠婷记得父亲的眼睛都快放光了。

  自从那天过后,每天晚饭的时候,餐桌上面都会时不时的提起高贝宁这个名字,而母亲也会偷偷的暗示她,让她接近高贝宁,最好是让高贝宁迷上他。
  还是一个单纯的少女心思的杨惠婷,不是非常理解父母的想法,其实在她的心目中,那个曾经想要非礼她的焦桐都比高贝宁这个矮冬瓜好。

  可是那几晚,母亲每晚都主动和她一起睡,整夜整夜的在她耳边说着,高贝宁的家世有多恐怖,那滔天的权势可以让她过上穷奢极欲的生活,她以后可以从一个普通女孩一跃而上,进入上流社会,还是最顶尖的那种。

  虽然杨惠婷还小,但是在这个冲刺着物欲横流的社会,也让她足够了解到那些权势可以带来的便利和威力。

  在母亲的诱导下,在自己的权衡下,杨惠婷还是准备向以后上流社会的生活努力,而悲惨的焦桐,在被高贝宁弄进警察局后,连自己的女朋友都准备主动的投入别人的怀抱。

  「叮咚……叮咚……」听着上课铃声的响起,高贝宁邪恶的嘴角看着一动不动的杨惠婷,这个诱人的小萝莉,他是不会放过。他会让她知道,准备给他戴绿帽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他看上的女人就必须是他的。

  「大家好……」

  「起立!!!」

  「老师好……」

  「上课之前,我先说一句,下个星期就是家长会了,请各位同学记得通知家长前来开会……好,下面我们准备上课,请同学们翻到课本的第53页……」
  看着台上的老师卖力的讲着课,高贝宁无聊的看着周围认真做笔记的同学,已经变得不再单纯的高贝宁觉得自己根本学不下去。

  只能看着前面不远处的杨惠婷的身影,幻想着校服里面,她那甜美可爱的面容下,是否同样雪白粉嫩的娇躯。

  一想到将这样的小萝莉按在自己的胯下,肆意的抽动玩弄,她甜美的声音发出淫荡的叫声,那可爱的脸庞因为大肉棒的插入,而疼痛的邹在一起。顿时让高贝宁的肉棒,不自觉的勃起来了。

  「啊……」怀着小心思的杨惠婷,趁着周围同学低着头,台上的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空隙,偷偷回头看了一眼高贝宁,谁知道,她却发现高贝宁正如毒蛇一般的盯着她。

  被吓了一跳的杨惠婷急忙转回身子,白嫩的小脸变得粉红一片。可是在她心底除了害怕,还有一点点的窃喜,她在为自己的魅力而开心。

  她将高贝宁淫邪的眼神当成了爱慕的渴望。在经历了自己那么多次嘲讽和拒绝,在经历那晚的惊险之后,高贝宁这样身份显赫的公子哥还对她一往情深,这让她本就有些虚荣的心,变得更加满足。

  高贝宁就这样,看着杨惠婷美丽的背影,幻想着她在自己身下的各种淫荡姿势和娇羞喘息,整整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中午班里的同学都出去了,高贝宁对学校的食堂实在是提不起兴趣,再加上这几天母亲为了让他尽快恢复,天天大鱼大肉的补着,他其实不是非常的饿。
  「婷婷……你不去吃饭啊……」高贝宁发现前面杨惠婷也没有去吃饭,还拒绝了同桌的邀请,一个人在那低着头,不知道干什么。

  经历了张怡和王阿姨两大美艳成熟女人的经验,高贝宁现在不再是一个没有男女经验的初哥,甚至比大部分成年人都经验丰富。

  「喂……你这么快就出院了?」眼看空荡荡的教师里面就剩下两个人,迫于母亲的压力,杨惠婷只能主动的和高贝宁聊天。

  「啊?」没想到杨惠婷会主动找他说话,高贝宁突然一下没反应过来,只能呆呆的看着站在自己桌前的杨惠婷。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把高贝宁的惊愕看作是惊喜,杨惠婷再一次觉得自己像是从天而降的女神,即使是高贝宁这样豪门出生的子弟,都会拜倒在自己的裙底。

  「你是在和我说话?」高贝宁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点傻,自己已经放过她一马了,现在居然还来主动招惹她。

  「废话,不是和你说话,难道是和鬼说话啊……」有恃无恐的杨惠婷觉得自己已经迷住高贝宁,这个男孩这辈子都不可能逃出她的五指山,自己对他的好,那都是女神的恩赐。

  「你有病吧……」高贝宁终于确定,这个看着美丽,有着校花之称的杨惠婷,有点没搞清楚情况。

  「你说谁有病呢!!!我问你,焦桐呢?」有恃无恐的杨惠婷居然当着高贝宁的面提起了焦桐,她以为高贝宁会爱她爱的可以忍受这样的羞辱。

  「啪……啪啪啪……」

  「啊……」

  安静,空荡的教室里传来了两声急促的响声,随即又立刻恢复了平静。
  只见,高贝宁继续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陶醉的闻着自己的双手,而一旁的杨惠婷则红着脸,捂着自己的屁股。

  「杨惠婷,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打你么?你要是再在我面前提焦桐,我会把你裤子脱了打,不信,你就试试……」

  「你……你……我告老师去……呜呜呜……」一边捂着屁股,一边擦着眼泪的杨惠婷跑了出去。

  看着杨惠婷跑出去的身影,高贝宁邪恶的笑了笑,这个还稚嫩的女孩,已经上了他的狩猎榜,那她就无法改变她成为他胯下之奴的命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