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争
战争

战争

战争是可怕的,现在北方大唐和突厥的战争从秋天打到年关都还没打完,而西域也打的很热闹,西方大陆那就更不用说了,早打翻天了。-
  但是,女人之间的战争也很可怕……
-  “苗姐姐!叫妳不要躲在我夫君的床上多少次,妳还是不听,妳真要我动手吗?啊!妳手放在我夫君什么地方?快放开!还有不要用胸部磨我夫君!”
-  “唉呦!雾镜妹妹,这次我可没有躲在床上(躲在床下)至于我在摸他什么地方,或是用胸部磨他那边,只要他不想,他可以说呀!我马上就会放手。”
-  “妳少来这一套!夫君他也说过叫你不要这样很多次了,但是妳每次没多久又缠上来,妳还敢说!”-
  “我有选择性失忆嘛!”-
  “○○※*&*※○□□$¥$……”-
  “**&﹪&◎○$㊣㊣□□£……”
-  嗯……来到峻州城州守府已有八天了,苗笛和雾镜每天都在吵,吵的我一天没听到她们吵我都吃不下饭了(习惯真是一种恐怖的力量)关于女人之间战争,现在先不管它,现在最重要的是该如何安置那些难民,根据我手上的资料,这些人中六成是十多岁不等的小孩,其中以女孩居多,占其中六成,另外三成是来自西域、突厥、南蛮的战俘,剩下的一成都是生活无依的中年人。-
  “怎么办呢?”
-  我耳中听着苗笛和雾镜有夏蝉鸣叫般的争吵,脑中想着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  干脆就像那些小说中的主角,把那些小孩训练成自己的精锐战力,那些中年人就让他们去营商或一些其它的工作,顺便收集各类情报当地下情报员,那些战俘放他们回去不是不行,但他们多少还是上过战场的,干脆还是让他们当军人,只不过付些薪水罢了,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不就都解决了吗?
-  不对!那样不就是要征战天下了吗?虽然我在来这世界之前是很喜欢玩战争策略游戏,但这并不代表我很会领军打仗,游戏是游戏,跟现实是不一样的,更何况我只是喜欢把自己选择的国家势力玩成第一强的成就感。-
  “喂!你说!谁说的对!”-
  2面对那突然清析地出现在我眼前的俏脸,及那突然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我想到那些政治家的演讲,便说:“我认为妳们所说的话中,有些我认为很对,有些我却不以为然,但是谁是谁非我也说不清楚,等我想明白了再说吧!”-
  哈哈!讲来讲去都是废话,不过能用的时候就要尽量用,要不是我记忆力还不错,恰巧记下了这一句话,不然以我的口才还真的说不太出来呢。
-  啊!完蛋了!忘记雾镜知道我的想法,我这时有点不感看雾镜双眼(猜也知道在冒火)我连忙找个理由跑人,但就在我才跑没几步,就有事情来找我了。-
  “太守大人、太守大人,前太守大人又派人来闹了!”-
  一名府差急急忙忙的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  “真是的,怎么都来不烦,蝎影在不在?”-
  “蝎影在此,主人有何事吩咐?”-
  蝎影缓缓的从阴暗处中出现,每次看到她这样出场,我都会想到说不定蝎影比忍者还要更会和黑暗结合在一起。
-  我甩甩头,把这无聊想法从脑中去掉,便对蝎影说:“去把那些人毒昏。”-
  “遵命!”-
  就在蝎有转身要去执行我的命令时,雾镜便对蝎影说:“蝎影等一下。”-
  “有事吗?”-
  蝎影回过头来问。
-  雾镜笑兮兮的说:“顺便把那为前太守家里的人都毒昏,可以吗?”
-  我听了雾镜的话一愣,便问:“有这么做的必要吗?”-
  “你不想一劳永逸的解决这麻烦吗?”-
  雾镜反问我,我当然是想啊。-
  “好!那你就听我的。”
-  雾镜对我招招手,要我附耳过来,然后在我耳边轻声说着她的计划。-
  “好决定了!从今天起妳就是我峻洲守军的军师!”-
  听完了雾镜的计策后,我立即下了这个决定,当然,她所提出的计策我也赞成,然后,当这个计策成功时,这个峻州前任州守将会是永远的前任了。-
  其实这位州守不用猜也知道他若不是李林甫或是杨国忠不知道那冒出来的亲戚,对他来说,我这个从天而降的空降部队夺走他手中的权力他当然会不甘心,在加上天高皇帝远,从我入城至今他一直都不承认我州守的地位,不过我也不管他,反正我手中有官印和令书,以九婢的能力,轻轻松松的让那为州守乖乖的让出州守府(就是武力威胁)只不过这个峻州虽然被那为州守治理的天怒人怨,但他能在这当州守当的那么快活,可见他的手上一定有一股强大的地下势力供他使唤,再加上他是不知是杨、李那一相的亲戚(我管他是谁的亲戚)他作乱的消息绝对会被压下来,根本就传不到皇上的耳中,况且也不相信杨、李二相那两个和我竞争彩烟的家伙会和我公平竞争,我也知道他们那一家的人娶到彩烟,他们的政治势力就会因为彩烟皇室中人的身份而大大增加,他们一定会派人阻挠我,这也是那前州守屡次敢派人来闹的最大原因之一,现在我们要一口气把前州守的势力从峻州铲除!
-  现在,作战开始!-
  第一步,就是利用那位州守派人闹事,先把他们通通一网打尽,接着发出要在七天后处斩他们的消息。-
  第二步,我们立即隐密的闯入那前州守家中,把前州守家中的人通通毒昏看管好,并以威胁加欺瞒(大家都知道异形吧?让蝎影和迷情配合,就足以使那异形破肚而出的画面出现在那前州守的面前,记住,没有死人哦!这是骗人的手段嘛!的手段取得与那前州守地下势力的联系方法,接着把我们的人趁晚上的时候偷偷进入这前州守的府中。-
  第三步,利用迷情能力施展幻术,把我们的外观弄成前州守府中人的模样,好框骗那些前州守所培养的地下势力的人马前来聚会,以商讨救出要被处斩的兄弟为由,并取回前州守的权力为义,把所有的人马都集合在峻州城中。-
  第四步,歼灭那些地下势力,作战完成!
-  “报告大人!全部一千一百六十一人无一人走脱!”
-  “很好!全关到牢里去!”
-  “报告大人!有十七名弟兄受伤。”
-  “唔~~这么多人受伤,训练太差些,把那些人抬到妙善那里,好了以后诸他们九族!开玩笑的,别当真!”
-  看着差役那吓了一跳又松了口气的脸我又说:“但是训练太差也是事实,从今天起你们都要加强训练!”-
  “报告大人!牢房关不了那么多人啊!”
-  我回过头问雾镜:“这妳有什么办法?”-
  “杀了!”-
  雾镜伸手一抹脖子说。
-  “不好吧?还是把他们当廉价劳力好了,可行吗?”
-  “可以是可以,问题是这峻州城卫军里是不是有那两家的人在里头,以我们本身所拥有的人力来说实在是不够看管这些人。”
-  “那就交给我带来那些人看管吧!”
-  “不行!”
-  雾镜摇摇头说:“他们的本身的能力不够高,要是那些人要跑,他们是拦不住的。”-
  “我们不是有那些战俘吗?用他们应该没问题吧?”-
  我不死心的说。-
  “那太浪费人力了,把为数不多的战力用在那上面是很不智的,还是……”
-  我挥手止住雾镜的话说:“好吧!我也不是放不下的人,只是觉得这些人就这么死了有些可惜就是了……”-
  “让蝎影去吧!一下子就可以结束了……”-
  “再加派迷情去吧!我不想让别然看到那种场面。”-
  “蝎影、迷情妳们知道该怎么做吧?”
-  “是!”-
  “干净一点!最好是让别人以为他们是在人间蒸发。”-
  雾镜看着两人,眼中露出凶光。-
  “是!”
-  “差役,知道怎么作吗?”
-  接着雾镜注视着那名进来的差役。
-  “知……知道……”-
  那名差役颤抖的答着。
-  “很好!带到城外解决!”
-  “遵……遵命!夫……夫人。”
-  待那名差役一边发抖,一边带着蝎影和迷情两人去杀人,相信他今天一定会恶梦连连吧?-
  “那么接下来就是城卫军了!”-
  雾镜口中这么说着,而我相信,几天后的峻州城城卫军一定会经过一番大换血,之后就是峻州的三府十二县了。
-  战争,果然是残酷的,由其是……
-  ***********************************-
峻州地理志大唐行政区由大至小州-府-县(乡镇以下省略)位于大唐西南,南靠南蛮,西邻西域,境内多丘陵,多有矿产,但开发的不多,粮食足以自给,但开发适当其余粮也颇为可观,人口九十余万户,由于道路欠修,经济发展不兴,有一个足以通商的内河港口,剩下的等我想到再说。
-  峻州地理志作者 闷烧这次又说的是我发生在11月17日的恶梦那一天十点,我和我弟被拜访的门铃声吵醒原来是我那住屏东佳冬的大表哥来到我家(我家住台北县新店)随之而来的是一大堆的亲戚和小孩(我父母竟然都没有说有亲戚要来)接着我在他们占领我的计算机前感紧进驻,进行一场计算机保卫战经过两个小时的奋战后沦陷……
-  死小孩,让我的抽取式硬盘盒硬是坏了一个由此可知,小孩的破坏力是强大的……干!-
  还有,我那住屏东的表哥看到此文后猜到我是谁的话麻烦请保密不要说出去啊(如果有看到的话)不然你可能以后就看不到新文了(我会被我爸打死,计算机被砸率99、99%)-
***********************************
--
-
  半个月,短短的半个月我依照在雾镜的计策下,完全的掌握住峻州城中所有的力量,但是情况依然没有好转,就现在的情况来说,我们占领了一座孤城,城外都是敌军的领土。-
  现在,我们一行人都在州守府中忙着开会决策,而我带来的那些有如难民的的奴隶们也开始按照我的构想去安排了,但是其中问题最大的是那些小孩,因为无论为他们安排什么都需要教师。-
  武术和术法方面是没有问题,九婢之中有的是这方面的人才,不过所涉面过小,不足以充份的挖掘出那些小孩的潜在能力,不过现在也只能将就了,校舍也没有什么问题,那前州守府的家里很大(大家知道古代中国庄园有多大吧?几千人住在那里只要改装一下就解决了。
-  另外那些失业人口,由于那位前州守手中产业不少(我就不客气接收了)由于那些前州守的地下势力中有许多人都在这些产业下工作,而那些人被清除掉之后多出了许多的空缺,也因此造就了许多的就业机会,但这还是不够,于是我就让这些人到峻洲三府十二县中去为我做生意、开店铺,而这些人也是我掌握峻州三府十二县的重要情报来源。
-  还有那些沿途被下蛊毒而被迫当我们卫队的那些人,本来想说拿来好好的利用一番的,可是前几日有人拼着一死(在那种时代,这种行为的确是冒死)向我吐露家中有人等米下锅后,我才想到,他们并不是自愿要当强盗的,于是我要蝎影把他们的蛊毒解了,并给了他们一人几近一车的粮食后便放他们走人,可是想了一想又觉得不妥,因为他们一个山寨总不可能只有负责抢劫男人,寨中一定还有不少老弱,于是我要他们和一半的城卫军带着许多的粮食去找那些山寨,把那些山寨上的老弱接下来到峻州安定,或是直接在那里找个适合的地方开荒垦地。-
  此外还有那些被当成奴隶卖的战俘,基本上我是要求他们留下来为我效命,而我也提供他们优良的装备及薪俸,不愿意的话我也不勉强,我会给予他们足够回到家中的金钱及粮食,不过想不到他们只有少数一百多人要回家,其它的人竟全都留了下来,不过我想会造成这结果的原因一定不是为了报恩,而是因为日子不好过,回去了搞不好就饿死了也不一定,但也因此我也多了有战斗经验的三千余士兵。
-  至于政策上的决议,我们都很老套的,像是免城门关税、免税一年,这两项政策是一定要执行,至于农民的田地问题则要颁布几项对大地主来说勘称恶劣的法令来解决,那就是拥有一亩田地,其一年在此收成的粮食若有五百斤,不管今年有没有在此耕种都要缴其三百斤粮食。至于无田地者,则开放荒地供其开垦,每人限四亩,只要家中多一成年人可在多开垦一亩田地,也就是家中人口越多,可以开垦的田地就越多,且土地超过两年以上没有耕作,该土地自动收为国有。-
  这说明田越多也就代表要缴的田粮越多,当我将这个消息放出去时,许多佃农通通自动地转职为自耕农,纷纷要求开垦荒地的许可,而那些大地主们则纷纷非自愿性的转职为农夫,且以自家家族所有人的人力都不可能把自家的广大田地都种上庄稼,再加上他们又是门外汉,且养尊处优的日子过惯了的身子是更不可能下田去种庄稼了,于是地主们纷纷抛售他们手中大部份的土地,而这些土地当然是由我出钱买下。-
  那些买下的土地,基本上是要给予阵亡将士的家属及用于军屯的,只不过现在没有人阵亡,所以只有用来军屯了。
-  虽说峻州多有丘陵山地,但是峻州城附近因有一明江流过,明江沿岸两旁各十里皆为平地,而明江流经峻州有三百余里,可供耕种面积就有六、七千余平方里,再加上一些较缓的山坡地,可耕面积足可达到一万平方里,再加上山中出产的煤、铜、铁等矿和药草及木材等特产,若不是苛政如虎导至盗匪为患,凭峻洲的地理条件早就可以让每户人家都可以过好日子。
-  总之,现在整个峻州城都在往繁荣的方向迈进,只是为了要将这份繁荣推广到整个峻州,不整治一下吏治,清除盗匪及开通道路,这三点若是办不到的话,想要峻州成为边境诸州最繁华的一州是不可能的。-
  而要达成这三点目的,基本上第三点是最容易的,只要有钱就办得到,但前提是前两点要先达成,吏治不明,贪官就多,花十两的工程只会用到一两,不但会使工程品质差,还会造成工程进度落后,而贪官和恶吏是亲兄弟,这两个一加起来,更会造成所谓官逼民反的事情发生。
-  当官逼民反的事发生,就会造成道路不靖,道路不靖则商旅不兴,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只会造成该地越来越落后,越来越贫穷,最后当大家都生活不下去的时后,这地方只会成为一块无人居住的荒地了。
-  但是,清吏治最大的障碍就杨、李这两家,这天下谁不知道想要当官,除了要有运气外,还有就是要有钱。-
  为什么要有钱?这道理很简单,有钱就可以买珍贵器物,只要打好了和杨、李二家的其中一家,想当官,没问题!只是还要多收些钱……(作者:……这让我想到现在的职业政客……干!-
  于是乎,这峻州三府十二县中,各行政长官便是阻碍我建设峻州的障碍物,再加上各城的城卫军的收编,这些都需要手段,为了这个目的,我必须要做到一个字-狠!
-  没错!我必须要做到心要黑、手要辣、脸要厚、嘴要甜、耐心足……(怎么最后变成泡马子的要点?
-  总之,现在先训练新编的峻州城卫军,再收集各府县的官吏在地方上所做所为的情报(主要是确定谁是两家的人)等到时机成熟后,接下来就是摆一道鸿门宴了(以他们的智商应该看不出来)而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走,这一嘛,就乖乖的被我抄家,二嘛,就给我安份守己,给我自动辞官走路。
-  反正雾镜提出的计策很多,一计不行还有一计,计计连环,环环相扣,不怕那两家的走狗不上当,因为根据现代当官法则,当官的,只要有会说废话的本事及金屋藏娇和贪污不被发现的本事外,还要有三个条件。
-  一、要很有钱。
-  二、要很有钱。
-  三、还是要很有钱。-
  所以,根据以上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大胆的推论,有钱人的当官的机会比一般人高出很多很多~~~~~~很多,其次,当官并不需要经过考试,只要有钱就行,再来当官并不需要很高的智慧,只要记得自己做的坏事要小心不要让别人知道,其中的坏事包括:对恐龙女秘书性骚扰、去同性恋酒吧找一夜情、喝醉酒的时候不小心被人奸了、趁别人喝醉酒的时后把他的钱包偷走、偷上别人的老妈,彻底的说到做到什么叫你娘、和别人比老二大小等等的丑事……干!-
  真是越想越不愉快,这么一想,好像我在那些政客执政的国家生活简直就是一种比那些人还要低等的生物,为什么生为国民的我们会找一群废物来当我们国家的官员?算了!想这些有什么用?反正我现在又不是在那世界了,再见了,那生长我的混乱国家,有空我会想你的。
-  “喂!喂!你胡思乱想到什么地方了?现在还在开会耶!”-
  雾镜在我身旁推着我小声的说。
-  “喔!对喔!我还在开会,那现在开到那哪了?”-
  我一脸迷糊的问。
-  “现在在讨论如何选谁担任官吏,还有那些小孩的教师要去从那里请来。”
-  雾镜耐心的对我说。-
  我喔了一声问了下面的幕僚说:“这附近可有什么有名的武术或术士大家?
-  以及隐士、才子、才女或者疯子之类,总之就是属于名士的人物?“众幕僚们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何处有名士他们了解,但是为何要问疯子?这可就是他们所不解的地方,我转头一看就连雾镜也是一脸疑惑的样子。-
  看他们不知所措的模样,我不禁笑着解释说:“你们可有听过一句话是说:”-
  疯子和天才只有一线之隔。“?”-
  我看众人都摇摇头表示没听过,我耐心的说:“通常怀才不遇者莫不以奇特的行为来吸引他人的注意,这种人积极性强,年纪多为青年,有大才;隐居者,沽名钓誉者众,有大才者甚少,多为中智者,且多为老年人,因其太过理性,导致无积极性,但名声佳,可以用来做招徕人才的基石。好了,可以告诉我了吗?
-  对了!女性也可以,总之有多少说多少,男女不拘。“于是,一众幕僚们纷纷说出这郡州城附近所有的隐士及疯子,还真不少呢,算了算,光隐士才子就就有两人,刀术名家一人,术士一名,疯子也有一人,本来我想说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能有三个就很不错了,没想到在这只有八万余户人口的峻州城中符合条件的竟有五人,而且各类都有。
-  且其中有一个是女的,但是能不能用还要亲自看过才知道,谁知道那些名士是否真有才学,而那些疯子有是否真疯,这一切都要亲眼见过才能下决断。-
  “好了,散会!会议就此结束,开会开到这么晚,打扰大家晚上生小孩的时间,大家可以回家抱老婆了。”-
  “低级!”-
  雾镜踩了我的脚一下说:“你们男人都是这么讨厌!”
-  “夫人这你就错了!”
-  一名幕僚回说:“晚上做生小孩的运动最好了,既可传宗接代,又可增进夫妻感情。”
-  “说的好!”-
  我击掌说:“十个月后你老婆若生小孩就记你一功!”
-  那幕僚也知趣的说:“属下拼死也会让老婆生一个出来!”
-  “咦?”
-  这时另一个幕僚说:“这倒不失为刺激人口增长的一个方法。”
-  “说的好!也记你一功,明天我们再谈这件案子,现在大家都回去拼,记住了!谁家老婆有喜,谁就记功!”-
  “是!大人!”-
  众幕僚轰的一声快步跑出州守府,回家抱老婆生孩子去了。-
  雾镜手指轻点了我的鼻头一下笑着说:“你呀!连这法子都想得到,就那么想要小孩呀?”
-  我抱住雾镜亲了她的脸一口说:“我喜欢的是生小孩的运动,不是小孩。”
-  雾镜一听,红着脸嗔道:“你好色!”
-  “好了!我肚子饿了,叫大家一起吃饭吧!”
-  我牵着雾镜的手走出会议厅。-
  会议结束了,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所决定的政策,能施行的地方只有峻州城的行政区而已。-
  不负责任大预告(可跳过不看,但不看者会被我诅咒!-
  话说风彻吐出放射能火焰,消灭灵芝王后,突然风彻的被后传出拉炼拉开的声音,一个长相有如哥吉拉的怪兽褪下风彻的人皮外衣出现在市街中……-
  风:等一下,为什么我变成怪物了?-
  作者:啰嗦!回去穿你的怪物装,要不然扣你薪水!(踢了风彻一脚)给我滚到镜头前,影片继续!
-  风:抗议!藐视人权!
-  作者:你现在是怪兽,没有人权,再啰嗦扣你薪水!
-  风:是!是!导演英明神武……
-  作者:……(又一个为钱抛弃人格的人)-

-  夜,深了!-
  在我的属下们正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老婆制造小孩的同时,我的床上正进行着一场保卫战。
-  “我说苗大姐啊!”
-  我坐在床板上苦笑着对窝在我棉被窝中的苗笛说:“妳能不能听我说一句话?”-
  “请说。”
-  苗笛大方的回答。-
  “妳可不可以回妳的房间去睡?”-
  “唉呦!”
-  苗笛伸出不着衣物的双手,一边拉着我进入被窝,一边娇笑说:“我都不怕被你怎样了,你还怕些什么?来嘛!进来一起睡嘛!”
-  “我是不会对妳怎样,可是……”-
  我顿了顿说:“……可是我怕妳会对我怎么样啊!那可是会死人的耶!”
-  “是啊!那可是会死人的!”
-  苗笛媚眼一瞥说:“那可是会让人舒爽的要死呢!”-
  “不是啦!”
-  我把手抽出苗笛双手的箝制说:“要是我和妳做了,那可是真的是死定啦!是人头落地的死,喀嚓一声的死,是那种死的不能再死的死!懂了吗?”
-  “不懂啦!来、快进来嘛!”
-  苗笛还是不放弃,双手又再度缠住我的手臂,硬是要我进入被窝。
-  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没办法,本来我不想来硬的,这可是妳逼我的。”
-  “啊?你想”通“啦?我随时张开大腿欢迎!”-
  苗笛话一说完,立即掀开棉被窝,露出那只剩下内衣几近裸露的丰满性感肉体。
-  “来爱我吧!”-
  苗笛张开大腿对我说。
-  我慢慢的靠了过去,老实说苗笛的身体真的很好看,我的下身也因此被刺激的举的老高,可是不论她再怎么诱惑我,我都不能上勾,原因无它,那就是彩烟她派来的眼线正在屋外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当我靠进苗笛时,苗笛热情的扑到我身上来,而我也趁着苗笛那扑上来那一瞬所露出来的破绽,以迅捷媲美电光的速度点上了她的昏穴。
-  “啊哈!”
-  没想到苗笛身体一偏,躲过了我的点穴,苗笛得意的翘起下巴说:“连续几天都这样,换点新鲜的手法吧!”
-  “那好吧!”
-  我偏过头对着房中阴暗的一角说:“蝎影妳在吗?”
-  随着我的话声一落,蝎影的身形慢慢的从阴暗处浮现。-
  “请问主人有何吩咐?”
-  我向她苦笑着说:“那就麻烦妳把苗大姐迷昏再送她回房,可以吗?”
-  “是的主人。”
-  接着蝎影看着默默的看着苗笛,苗笛被蝎影看的一阵心慌,结结巴巴的说:“妳……我才不怕妳……来……来啊……我好歹也是……也是南蛮苗人……用毒我可没……没那么差……”-
  蝎影静静的看着苗笛一会儿,便偏过头对我说:“主人,她的身上潜伏着一种毒,我担心我毒昏她后会把这毒给激发出来,到时候她会因为毒发而成为花痴。”-
  “这么严重?”
-  我看苗笛一副脸色大变(便!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情不简单,但是我也不会放过这个可以趁着苗笛情绪激荡而产生可以点昏她的机会,我连忙运起身法在她的昏穴一点,而她也没有查觉到我的用心,我也顺利的点穴成功!-
  扶着因昏迷而软倒在我身上的苗笛(别忘了我还在床上呢)便对蝎影说:“蝎影,麻烦妳抱着苗大姐去找妙善,看看她能不能解开苗大姐身上的毒。”
-  “这……”-
  我看蝎影一副有话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模样便问:“怎么了?难不成苗大姐的毒没得解吗?”-
  蝎影摇摇头说:“不是没得解,是很难解,因为那是一种淫毒。”
-  “了解,那要干多久才能解掉她身上的淫毒?”
-  根据情色小说法则,只有主角,也就是我才能解开这世上所有中了淫毒的女人(而且一定是美女)“四个时辰。”-
  “……干!要八小时,这是什么淫毒,要操死人啊?”
-  蝎影少有的脸上带着一抹红彩说:“这个……那淫毒就像主人说的那样,就叫做……叫做操死人……”-
  蝎影的声音越说越小,饶是我的功力深厚(作者:才怪!不过是比别人早七、八十练到这程度罢了……也差点就听不清楚。-
  想不到蝎影这么清纯,想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可是穿的有多曝露,虽然之后就穿的跟个粽子似的,全身上下就只剩下脸部的肌肤露出来,可是她那窈窕的身段还是透过衣物表现了出来,真不知道衣服里头变成什么模样?-
  “夫~~君~~~”这声音好熟悉,好像是……好像是雾镜……雾镜!
-  我偏过头一看,看到雾镜正立在门外,正笑兮兮的看着我,额头边却不对称的冒出一条青筋……
-  完了!生气了,雾镜生气了,等一下要挨鞭子了……如果我有像金钟罩、铁布衫或雪特不死身那类的护身功夫的话那有多好……-
  “主人,如国没有其它事的话,那小婢就把苗小姐带回她的寝室去了。”
-  蝎影对我微微一福后便背着苗笛走出我卧室的房门。
-  “你这里好热闹啊?刚刚还满脑子黄色思想,你说要不要好好修正一下呢?-
  还是要我跟远在皇宫的彩烟姐报告一下?““可不可以都不要啊?”-
  “不行!”
-  雾镜双手一伸,两条光鞭从雾镜的手中窜出。
-  “叫我女王啊!”-
  接着雾镜将房门关起,门外的风声有如怒吼似的呼呼作响,马棚中的马也感受到这一股绝杀的气氛而在嘶叫,而门内的男人却在哀哀惨叫……
-  风在吼,马在叫,老婆在咆哮,当老婆在咆哮时,老公就要哀嚎……-
  月光如洗,夜沁如水,我的房内一片安静,但是却隐隐传来哭泣声。-
  “我好怕……”
-  雾镜将头埋在我的胸口处暗泣着,我右手轻抚着她头上的青丝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妳的身边,妳好好睡,别怕。”
-  雾镜死命的摇着头,抬起头来,双眼尽是泪水,晶莹的泪珠不停的由脸庞滑下,眼神中透露着后悔、无助、害怕的神情,配上那紧锁的柳眉,竟生出一种柔弱的神色,令人爱怜的产生想要保护眼前这女人的冲动。
-  “别怕,有我在妳身边……”-
  看这雾镜这样子我不禁深深的自责,雾镜她这样子已经有好几天了,自从她那天下令要把那些人处死的那一晚开始,雾镜她每天都会梦见那些人要她偿命,而我在几天睡梦中听到雾镜的梦呓而醒来才发现雾镜她的情况,当时听到她一直在叫着:“不要……不要过来……对不起,我并不想杀你们……可是不这么做的话……啊……救我……救我……夫君救我……呜呜……”
-  时,我感到我心好痛,同时也为我现在才发现雾镜她一个任默默承受着痛苦而自责。-
  想到她这么为我而饱受内心的煎熬,为了我去扮演有如武则天那般冷血无情的铁血女皇的角色,这样的女孩我为什么不去全心去喜爱她呢?就因为那个见鬼读心术吗?该死!没想到我是这么自私的家伙,于是我最近才会每天陪着雾镜一起睡,除了让她多一点安全感外,也算是补偿,虽说这一点补偿我认为还不够。-
  可雾镜却觉得很满足,我也从没有想过雾镜是一个这么容易就感到满足的女人,在她那丰富多变,令人捉摸不透的各种外表下竟还有这一种内涵。而外面的人也绝对想不到这个有,铁血女神之称雾镜也会显露出她身为女人所拥有的柔弱一面。-
  许久,雾镜她哭累了,一会便在我的怀中睡去,当我要把她的身体放平在床上时,但她的双手即使在睡梦中还是紧紧的抓着我不肯松去,我知道她不到醒来是不会放开手的,于是我尽量摆了一个可以让雾镜睡的舒服的姿式(她舒服,我就难过了)再为她披上棉被,看来今夜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啊!-
  不负责任大预告(以后改为西游战国列传场外乱斗)混乱的大街上,巨大怪兽哥吉拉(风彻扮演)在街上大肆破坏,接着一个同样巨大的女性穿着清凉的水手服挡在怪兽的面前。-
  雾镜:“我要代替月亮来惩罚你!”
-  作者:“快!美少女战士登场了,摄影师快把镜头由下往上拍,勿必要拍到重要镜头!”
-  摄影师甲:“是!”
-  雾镜:“唉呀!色狼!九光明耀术攻之篇-好讨厌的感觉呀!”
-  在摄影师甲拍到美少女战士的裙下风光前,就被美少女战士施出的术法给一击打上天空,摄影师甲的身体穿破摄影棚的屋顶,直到卫星轨道,成为一颗耀眼的星星,他的精神永远存在所有的工作人员的心中。
-  副导:“摄影师甲牺牲了……”
-  作者:“那就换摄影师乙上!摄影师乙何在?”
-  摄影师丙:“在此!”-
-
  时间已经经过了两个月了,其间我们的军队在艰困的训练下(就拿二郎寨的那一套搬过来用)以及灵药的喂养之下,军队的战力获得了相当大的提升,在配上从阴云洞中的武器装备,一支峻州最强大的步兵团诞生了。
-  这一军队总共有七千余人,我将其分为七支大队,每一队兵员各一千人(不含军官)分为一支弓兵大队,两支长枪兵大队,两支铁甲步兵队,一支斧兵大队,一支大刀队,至于其它剃除各大队军官还剩下五百来人,我把他们通通划为我的亲卫队。-
  还有就是那一千多人盗匪们,我则划为地方预备军,平时负责巡视驻守地,另外还有那些盗匪们的家属们,有些人实在经不起长途的跋涉,于是我便决定要他们这些人到一个离竣州城二十里外,一个没有开发但可以住上五千户人口的山谷盆地中,为了补偿之前我们一路上所杀的盗匪家属,我和雾镜商定在此盆地居住的人不但可以每户人家可以领有十亩地,而且还免税三年,而迁居到峻州城中的盗匪家属也享有同样待遇,而我们峻洲城中登记有案的户数也因此增加了三千多。
-  此外我还招揽了分别住在峻州城内外的五位名士,其中一名女的叫谢瑞雪,是峻州有名的书香门第之后,芳龄二十有二,才情颇高,对于教书特别有一套,由其是文学方面最是拿手,但是要劝她出来教书倒是花了我不少功夫,不过我也很有耐心,每天都往她家跑,跑了一个多月她才答应(毕竟人家都嫁人了,她家人不愿她出来抛头露面)还连带的把谢家里不少教书的人才都拐了来。
-  另外还有一名叫吴惴的老人,他胸中墨水倒也不少,对于治国理政特别有研究,但就是不会逢迎拍马,再加上从不对人假以颜色,得罪了不少人,以至于在三十多年前就被革职,之后就回到老家来过着隐居的生活,而这个老家伙也是一个顽固的角色,大概是以前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死拖活磨了两个月都不肯出仕,而我的耐心也磨完了,一把火烧了他住的屋子,用暴力的手段把他给拖到州守府去。-
  虽然刚开始他做的心不甘情不愿的,可是才过不了几天当他看见我们先前制定的政策后,他那从政的热情又燃烧了起来,不但帮我把政策法定改的更完善,还提出了不少有用的建议,像是提出兴建医药学院,成立公家医院等等社会福利法案。
-  至于另一个刀术名家就别提了,他身手虽然不错,但根本就是一个人渣,当他看到雾镜的时候,那一对色眼睁的老大,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姐妳寂寞吗?等会到我家的床上聊聊如何?”
-  我当然是二话不说的把他一脚给踢上天,要不是我的军队需要一个会用刀的当训练教官,我老早就把他给宰了,不过老子不行并不代表小的也不行,他儿子起码就比他老子强多了(歹竹出好笋)起码可以和我对个十招才落败(没办法,功力强嘛!对方才三十多,功力最多不过才二十多年)于是我马上招他为我军刀法教头,他名字叫方响,至于他老子的嘛,管他去死,就当是普通的路人甲好了,反正以后他也不会再出来了。-
  而那位术士叫黄鞅,看起来一副年轻人模样,老实说要不是雾镜够强的话,还真的打不过他,当我要求他到峻州当教师时,他开出了一个条件,那条件并不太难,那就是打倒他,只要能够打倒他,他甚至会去请他师门的人一起来帮我,既然他这么说,我也毫不客气举脚一踢,只见他拿出一个像是项链的事物出来,然后我就被一股大力弹到空中当星星去了。-
  后来则是雾镜的九光明耀术大开杀戒,而那黄鞅也不是省油的灯,害我这个刚刚差点变成外星人后,又差点变成死人,那两人交战时所产生的于冲击波让我闪的好不辛苦,我也从这一战知道雾镜她有多强,当对方唤出一条黑色火龙时,雾镜她也使出九光明耀术中最强一式“九彩幻龙”一条龙当然敌不过九条龙,在一阵大爆炸中,整座山的海拔高度在一瞬间就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而我则被雾镜护着飞到天空避难(当时真是好险啊)要不是黄鞅早一步遁走,他早就和那消失的三分之二的山体同为一个下场(要不是雾镜的话,我也一样会消失气化)这还是雾镜手下留情,要不然黄鞅根本就来不及跑走(也没力把我带走)而那黄鞅倒也明白谁胜谁负,马上就叫他的徒弟和一群师兄弟们加入我麾下,而我也在那时才知道他是一个叫皂阁宗的宗主,全部共有五百多人,这倒是一大意外的收获。-
  但是雾镜也在这一战中损耗不少,虽说那黄鞅也好不到那去,总之那一战过后,两人都躺在床上休息了好几天,而我军也因此得到了一批术法教师,还得到了一群术士军团,这让我军的战力又再度因此一新兵种而强化不少。
-  再来就是那个疯子了,听说他就唐真,在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并不是疯子,他是一个天才,一个机关科学的天才,虽然我在步入他家中之前他的屋中发生一场爆炸,接着一个机关科学的天才就被炸出屋来,没有太多的问候,也没有过多的拐弯抹角,也没有什么良臣遇贤君的感动场面,我当场就提出了要他入仕的要求,并提供一个环境及资金让他研究,还提供助手(但要自己训练)但前提是要他培养这一类的人才。
-  “没问题!”
-  当他说了这句话后,就进入还在冒烟的屋中拿出了许多的图纸出来,里头多的是当世人想都想不到的战具及机关,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那里头有卫浴设备的设计图,毕竟这世界没有马桶和热水器,这让我这个异界现代人过的很不习惯。
-  接着他又拿出一台手推车出来,里头放满了一堆战具等等的器械模型后,又进去屋中拿了一对零零总总的杂物往我身上丢(干!我又不是搬运工!然后我就帮他拿着这么一大堆东西帮他搬家。-
  现在是唐安乐八年五月,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我手下的情报工作人员也表现出不输给经过专业训练的情报员的成果,哪些人是杨、李两家的人都查得清清楚楚,他们所犯下的罪状证据也收集的很完善,接着就是要接收峻州三府十二县的统治权。
-  一张张的帖子送到各府县与杨、李二家有关系的文武官员手中,他们之中有智慧者并不多,就算有也看不出这张帖子之中的死亡陷阱,有人傻呼呼的以为自己面子很大,高高兴兴的前来赴宴;也有些人觉得我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暴发户,根本就不屑来,但这不过是延长了他们的一些寿命罢了。
-  接下来就是等着他们来赴宴了,但是在这之前却发生了一件不太好的事。-
  “主人。”-
  蝎影的声音突然地从我背后出现。
-  “喝!”-
  我惊叫一声回过头,说实在的,现在有人想要无声无息的要出声后才会让我发觉的人,在整个峻州城中只有一个,那就是蝎影。-
  “吓死我了,有什么事吗?”
-  “对不起吓到主人了,蝎影有事要向主人禀报。”-
  蝎影一边说,一边拜倒赔礼,我连忙抓着她的手臂,把她扶起来说:“什么事?”-
  蝎影双眼看着我手接触到她身体的地方,脸上少有的出现一抹红丝说:“苗大姐的淫毒快要发作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双手放开蝎影的手臂,虽然蝎影脸红的样子很难得看到,也很好看,但是苗笛的问题却让我提不起这个兴致,除了苗笛她是杨戬派来帮我的人之外,另外的就是她南蛮苗人出生的身份,因为未来我对南蛮方面的工作非需要她的出生身份才有可能顺利达成,在这之前她可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况且日久生情,虽说她一直对我的处男虎视耽耽,但看到一直在眼前活蹦乱跳的人在突然之间变成花痴,我想只要是正常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苗大姐她每隔几个月都要与男人交合才能暂时压制住身上的淫毒,自从她随我们到峻州来之后都没有和别人交合,算了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交合压毒的时候了……”
-  蝎影越说脸越红,头也越来越低,但此时蝎影的表情并没有映入我眼中,因为脑中想的的是该如何解决这个扎手的问题。-
  最后我叹了一口气说:“蝎影去找雾镜、妙善还有黄鞅到我房里来,我们一起商量该怎么处理苗大姐的问题。”-
  “嗯?啊!是!主人!”
-  蝎影听到我的话后慌张的抬起头来回答,她脸上的红潮也未褪去,配上那百年难得一见的慌乱表情,让我当场就看傻了眼,蝎影看了我的模样后脸上更是通红,连忙逃命似的消失在我的眼前。-
  不一会,雾镜、妙善、黄鞅、蝎影分别来报我的房间中,我也把蝎影所说的话向大家说了一遍。-
  “这样好了,我也拿不出什么办法,我看还是我叫大家一起来想看好了。”-
  雾镜听了如是说。
-  我点了点头,同意雾镜的意见,而雾镜她就起身出去叫人来我的房中,不一会儿,因云九婢全来到我的房中,由于椅子不够,她们或坐或卧的在房中各处听着我要她们来的原因。-
  “有没有可以让苗大姐交合一次,就可以撑过五年的方法呢?”
-  白玉瞟着媚眼看着我说,老实说她对我的兴趣可一点也不输给苗笛,只不过她是将时间排在五年后。-
  西游战国列传场外乱斗摄影师乙:“是!属下一定不负使命,我一定会拍到那精彩的镜头的!”
-  可是事实往往都是残酷的,这一次摄影师丙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拍到美少女战士裙下风光的前一秒就被发现了。
-  雾镜:“讨厌啦!去死!九光明耀术攻之篇-到地狱反省吧!”
-  在摄影师乙差一点就要拍到美少女战士的裙下风光时,一个巨大的光锤将摄影师乙打到地心,他的精神也永远的存在众人心中……-
  副导:“摄影师乙……也牺牲了……”
-  作者:“摄影师丙何在?”-
  摄影师丙:“在!”-
  作者:“现在只有靠你了,一切都是为了男人的幸福。”
-  摄影师丙:“我一定会拍到的!为了男人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