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交换柔情小姨子
交换柔情小姨子
我想不到这个时候春泓会来找我。当时,我正坐在沙发上一支接着一支的抽烟。-
-
  “怎么了,姐夫,象是被雹子打了的西瓜,”春泓逗着,“这瘪一块,那凹一点的。”
-
-  我没有吱声,从婚姻登记所出来不到一个星期,当然不是结婚,我都30好几的人了。只能是离婚了。谁会有兴头。-

-  我和我所心爱着的女人――春玲离了婚。是她先提出来的,因为她又遇到了能够让她更加心动的男人。我懊丧着一直懊丧了一个多星期,7天多170小时,10200分钟。可是春泓却如一泓春水般,来到了我的面前。
-
-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给我带来新鲜世界――夫妻交换的是她,因为夫妻交换,而让春玲爱上了别的男人的间接的也是她。我不知道应该爱她,还是恨她。-

-  “呵呵,手握的那么紧,想打我啊。”春泓还是一脸的调皮的微笑,“来,打啊?-
-
  打啊?别打脸啊。”说这她凑近身子,做出让我打的样子。-

-  “不打脸,打哪?”我也不由得扑哧一笑,这个疯妮子。
--
  “呵呵,可以打屁股啊。”春泓笑着,忽的钻到了我的怀里,“来,打吧,只要别再那么悲伤。”
--
  她说着说着,我听出了话语里的关怀,她不再笑,而是在深情的,脉脉的注视着我。
--
  “我可没有老婆再和你老公交换了。”我将她推了出去,甚至有些女人幽怨的腔调了,“何况佳林(春泓的丈夫)现在在广州担任办事处主任,离咱们那么远,我就是有老婆也没有办法和他交换了。”-

-  “别提这个,别的人一律不提,”春泓认真的注视着我,“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
  看着她的眼睛,容不得别人撒谎。
--
  “喜欢。”我被她的执着、认真的眼神所感动,我一本正经的说,“我们毕竟从小就认识了。”
--
  “那就够了,我知道,我是你的。”-

-  春泓慢慢的在我身边躺下,头枕着我的大腿上,用温柔又充满渴望的眼睛看着我,我的心碎了,我感情却燃烧了,我抱起她柔软而又丰满的身体,走向我的卧室。
-
-  不用表达什么,不用描画什么,我们彼此好像特别的熟悉,我看着已经完全赤裸的春泓那美丽诱人的胴体,看着她深情的眼睛,我将嘴巴深深的印在她的芳唇上,忘情的将舌头和她的香舌交织在一起,吮咂起来。
-
-  春泓的胴体是白嫩的,柔软的,散发着女性的胴体的鲜艳的光泽和芳香,微微的热我知道是激情在燃烧。我顺着她的脸蛋一直亲吻着,亲吻白皙的脖颈,亲吻到她高耸的、丰满而又瓷实的玉乳,在那里,我的嘴巴被吸引,我疯狂亲吻着,我捉住其中的一只丰满的玉乳,左右的摇晃着,揉捏着,嘴巴却深深的埋进她深深的乳沟,在里面呼吸,吮咂,亲吻,并逐渐的从乳沟亲吻上来,一直亲吻到了她桑葚似的淡褐色乳头,用嘴巴含住,吮吸着,舔动着,或者轻轻的咬住,转着圈扯拽着。-
-
  “啊…啊啊…呵…啊…”-
-
  春泓的呻吟象是从虚幻中游荡来,那般虚无缥缈,那般消魂,我感觉我得到了的不是一个普通女人的身体,而是一个天使,我正和她在云端疯狂的性交。-
-
  嘴巴游离过她依然平坦的腹部,到达了她那神秘的芳香谷地,那人人向往的桃花洞。春泓的双腿分向两边,微微的扭动着,我注目,仔细的欣赏着。真是美啊!黑黝黝的阴毛温顺的趴在那里,一条微微隆起,淡褐色的裂缝,在两片有许多褶皱,柔嫩而肥美的阴唇的轻轻掩盖下,似乎是要含苞欲放了。-
-
  “嗯~,讨厌,人家都让你看得不好意思了…”看着方才大大方方的春泓,现在却是一片娇羞的景色,脸蛋微微的潮红,醉眼迷离的,鼻翼随着呼吸而微动着。两只饱胀的乳峰,在胸膛上高耸着,随着春泓的身体而波动着。
--
  在那片娇羞的春色中,我还能不陶醉?
--
  我将头深深的埋入了女性最神秘,也最伟大的地方。我用舌头在那微微隆起的裂缝上下上来回的舔动着,摩擦着那里丰富的神经,同样茸茸的阴毛抚摸着我的脸,芳香的女人体味,牵引着,萦绕着我。我用舌头将那两片肥嫩的阴唇分向两边,开始吮咂里面粉红色的鲜艳的肉壁。-
-
  春泓幸福的扭动着娇躯,嘴里发出“啊…啊啊…喔……呵啊…”的忘情的呻吟。我感觉她的呻吟就象是她已经滋润过来的芳香的爱液一样,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我用嘴巴含住她的已经开始挺直的阴蒂,舔着,用舌尖拨动着,每动一次,春泓的鲜嫩的胴体就抖动一下,就更绷直一些,呻吟也就更厉害一些。-

-  我爬起身,用嘴巴叼住她那硬挺的玉乳,屁股往下一压,硬根“扑哧”一声插入了春泓的细嫩、湿润的阴道。看着春泓被激情燃烧的幸福的表情,我不由得滋生起一种得意的感觉。我开始飞快的、猛烈的抽插,我希望给她更多的快感,更多的幸福。
--
  随着硬根在春泓的阴道中急速的插拔,春泓的肥美的阴唇娇羞的依偎在我的硬根上,紧紧的搂着它,给它快感。春泓的爱液不时的随着抽插飞溅出来,湿润着她的芳香谷地,滋润着我的干渴的肌肤。-
-
  我一直佩服自己的硬根的粗壮和自己的性交时的力气。春泓很快就被带到了兴奋的高峰,嘴巴里发出,“舒…服,再快点,快!啊…啊啊啊…我…要,快…啊…啊啊啊啊…啊…”这是她对幸福和兴奋的阐述,也是对我的一种激励。我更加努力,日的更加用力,更加长久,一直将春泓顶到了幸福的最高峰。
-
-  春泓身体象是痉挛了似的,乳峰高高耸立而且坚挺,双腿紧紧的夹在我的腰上,阴道快速的收缩着,将她的兴奋通过一道道爱的电波印在我的硬根上。我并没有停止工作,我继续努力的在里面抽插着,春泓也幸福的享受着,我抬起她的双腿,搭在我的肩膀上,用双手固定,硬根在她微微抬起的阴部里飞快的插拔,我的卵子碰撞着她的大腿根部的细嫩的肉体,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
-
-  春泓兴奋的高潮着,我则努力而又幸福的抽插着,我一次次将春泓推向性趣的最高峰。最后一次,随着春泓阴道一次次的强有力的紧缩,我的硬根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感觉,喷薄,豪放的将自己的语言疯狂的喷射而出,激射进入了春泓的阴道深处的花蕊,浸淫着,渗入着……!
-
-  我瘫软的趴到春泓的身上,趴伏在她柔软、细嫩的胴体上。春泓不让我将硬根拿出来,让它依然呆在春泓渐渐平息的阴道里。我贪婪而深情的注视着她,一个活泼、温柔、甜美,而又让人无法琢磨的女人。
-
-  我知道我可能是有一段时间(从准备离婚到现在都有3个多月了,我没有碰女人的身体。)没有性交的经历了,炎热的夏天容易勾引起男人的需要。再则我心中压抑了那么沉重的痛苦,我需要寻找一个能够让我发泄的渠道。也可能是和我们第一个夫妻交换的,就是春泓家,我和她已经有了很多次的性交了,不再陌生,却依然吸引。-
-
  可是春泓的丈夫刚刚走了不到三天,而且我也不再是她的姐夫,她为什么自愿的和我发生这种关系呢?
--
  我扭转头,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她。-

-  真的,我们是有夫妻缘分的,我这样一看她,她即刻就知道了为了什么,她温柔的转过身子,小猫一样的趴在我的身上,幽幽的说:“想问我什么吗?”-

-  春泓温柔,可是我总是也摸不透她。
--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将自己的硬根从春泓的湿润的阴道中抽出来,和她在床上面对面的躺着,“你不仅仅是想从我这里得到性的快乐吧。”-

-  “说什么呢,坏,”春泓轻轻的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想得到的是你的人,是你的心。”-

-  春泓说着将自己的脸深深的埋进了我的胸膛。原来我和她,还有春玲,我们从小一起玩耍着长大。到后来,我们分配到一家大型公司,春泓发现自己爱上了我,她害怕我拒绝她,于是她找她的姐姐说说心理话。-
-
  她告诉春泓:“他是个不错的男孩儿(那时候是,呵呵),挺优秀的。”
--
  “我知道,我早就喜欢上他了,正想告诉他呢。”春玲怕妹妹说出来,自己没有机会了,于是她表白的比妹妹直白。
--
  春泓是个善良的姑娘,当她得知自己的姐姐也喜欢上了我,她就主动退让了:“那你要快啊,别失去了机会。”
--
  就在春玲和我表白了没有几天,春泓突然就答应了追求了她很久,一直没有机会的佳林的求婚,很快就闪电般的结婚了。-
-
  “那你为什么答应佳林的求婚呢?”我关心的问。
--
  “我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春泓反问道,“我的心一直是你的,我的身体是他的,打上次交换开始,我的身体也是你的了,由着你来折腾吧。”
-
-  我终于知道了她为什么要我们交换夫妻,为什么在我深深受伤的时候会主动来关怀我。善良而美丽的春泓啊。这一切都是天意,冥冥中有所安排。
-
-  你看着这么个娇艳的、温存的女人,你会怎么办。我只有让她更加的快乐。
-
-  于是我们面对着,开始忘情的亲吻对方,用舌头来表达一种深入骨髓的感情。
--
  我将手放在她丰满、结实的双峰上,温柔而又用力的揉搓着,挤弄着,大腿则和春泓的丰腴、修长的大腿交杂在一起,相互摩挲着,缠绵着。
--
  我将手慢慢的滑落到了春泓的桃花源地,抚摩过她细腻的阴毛,来到那条狭长的还有些湿润的肉缝,从下往上开始滑动,并逐渐加深了力度。春泓的阴唇一次次被我的手指犁开,分向两边,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壁。
--
  春泓又开始消魂的呻吟了。
-
-  我让春泓背对着我侧身躺着,我从她的后面,将自己的挺直的硬根送进了她的柔嫩的阴道。我用力的抽插着,又将春泓3次送上了幸福的高峰,然而也许是抽插的次数太多了,我一直没有来高潮。春泓扭转头看了看我,忽然用手引导着我的硬根顶在了她神秘的菊花蕊上。
--
  那里她的丈夫都没有开垦过,为了我的快乐,她真是什么都愿意。-
-
  “我不想口交,太脏,”春泓温柔的说着,“插入那里吧,那里的紧缩能给你更快乐的感觉。”-
-
  我从背后紧紧的搂住了春泓,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她丰腴的玉乳,我的眼睛似乎被什么东西打湿了,鼻子都有些发酸。我不能拒绝春泓的美意,我将硬根顶在那螺旋成一个浅浅洞穴的幽门上,慢慢的用力,硬根粗壮,插入是十分困难的,肯定也十分的痛苦。
--
  我几次停滞在那里,想放弃,春泓摇摆着屁股,鼓励我,我腰板一挺,“扑”-

-  硬根插入了进去,我听到春泓或是疼痛,或是兴奋的叫声,“啊…啊喔…嗯…”-

-  随着我的抽插和我的爱液的慢慢的滋润,里面不再那么干涩,但是依然十分紧缩,很快快感攻占了我的大脑,而后随着浓浓的爱液在春泓肛门中的连续的喷射,逐渐扩散到了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