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宠物异世界】(1-4)



***********************************  上次那一篇小说写完后,已经过了很久没有在写小说了,这一次刚好有些灵感,写写看!希望大家喜欢!
***********************************
                第一章

  夏少白今年二十四岁是一个警犬训练师,由于长时间曝晒的关系,一身黝黑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没有半寸多余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国字形的脸庞,还有常挂嘴边充满对女性挑逗意味的洋洋笑意。

  在一阵溷乱之极的物体堕地声中,张三和李四两人给扔了出来,横七竖八倒跌门外,呻吟着要爬起来。宽敞的酒吧内烟雾迷漫,人声音乐声震耳欲聋,夏少白每想起打架便觉得手痒,这酒吧常是夏少白用来止痒的场地。夏少白不可一世的接受大家的欢呼,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弯腰答谢观众的掌声,嘴上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其实夏少白并不坏,只是年轻气盛喜欢争强斗狠。

  夏少白来到厕所用沾湿的手整理着凌乱的头发,厕所里只有另一个酒客,夏少白并不以为意,冷不防的夏少白感觉腰椎间针刺的疼痛,转身时那人正开门离开,一瞬间,夏少白觉得晕眩而昏倒。当夏少白醒了过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金属人形箱子里,手足腰颈全被带子系紧,一副任由宰割的样子。

  夏少白往四周一看,大堂内放满了各式各样的仪器,几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正忙碌地操作着各式各样的仪器。

  一个男的走到他身旁笑道:「我是方博士,这是一个次元世界空间计划的工程。」

  夏少白抬起头来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方博士说:「待会只要我按动一个按钮,你便会被送进一个次元世界空间里,那里有一个拟真的次元世界,而你将在那一个次元世界里生活,而你回到现实社会的唯一方法就是完成次元世界设定的目标,这次元世界与妳生活的世界一样,只是时代不同而已,很奇妙的一件事吧。」

  夏少白冷汗直冒,看着这和疯子般的人说:「你不是在说笑吧。」

  方博士说:「当然不是说笑,我已成功把白老鼠、猴子送进次元世界去,只是没设定目标,因此,很快就被送出来了,这装置设计的目的主要是针对训练国家的战士完成不可能的任务,当然完成任务的方法有很多方式,只要完成设定就会启动送出装置。」

  方博士笑着按了一个红色的按钮。当夏少白听的魂飞魄散时,金属箱盖合拢起来成坚实箱子,一片漆黑中,夏少白突然感觉一阵强光,当他再睁开眼睛时,夏少白揉着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色,他不是在铁箱子里吗?

  夏少白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幽静的山谷里,一道溪水流往谷外,夏少白走出山谷,顺着延绵不绝的山区小路走着,心理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掐了掐自己的脸颊。

  疼~!这不像是在作梦,这地方到底是哪里,想起了次元世界,难道~夏少白这一惊可谓不小,可是夏少白完全不知到自己必须完成什么目标啊!

  方博士看着打开的金属箱子,夏少白已经消失不见了,在大家高兴的欢呼鼓掌声中,方博士突然想起尚未告诉夏少白要完成什么目标呢。

  夏少白心里想着,难道自己将永远待在这里吗?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夏少白的字典里没有“怕”这个字。

  夏少白走着,愈接近市集处,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且大都推着单轮的木头车,载着各式各样的货物。

  到了市集,几十幢的泥屋、茅寮、石屋等排成两行,中间形成了一条宽阔的街道。挤满了各种农作物、牲囗和卖买的人们,充满了节日喜庆的感觉。

  市集里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夏少白的身上,对这些次元世界里的古代人来说夏少白的穿着是极端怪异的,短T 恤加上一件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

  夏少白环目四周,忽然看到三四个一看便知是地方流氓的彪形汉子,正围着一个年经少女调戏,周围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敢伸出援手。夏少白眼睛一亮,心想总算让我看到一个漂亮的美女了,虽然夏少白是浪子性格,却极富正义感,也因为这样的性子,让夏少白几乎天天有架打,这也因此训练出夏少白的反应与拳脚功夫。

  惯于闹事打架的夏少白大喝一声:「住手!」。

  这时街上的人纷纷惊觉这里发生了事,围了上来乱哄哄的等着看热闹。
  跌坐地上的少女转头朝他望过来,眼里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其中一个带头的大汉问到:「你是谁,竟敢管本大爷的事来!」

  两名大汉不由分说的往夏少白冲过来,举拳分左右往他击过来,惊叫声随之响起,跌坐地上的美女更掩着了秀目,不忍卒睹。

  在夏少白近十年的打架训练里,眼前这两人虽是好勇斗狠之徒,但在夏少白眼中根本不算一回事,夏少白在两人拳头快达自己门面时,瞬间蹲下身子并往前冲出,双拳分别击中两大汉的肚子,就在夏少白站起身子的同时,两人已经口吐白沫的躺在地上。过程只是不到几秒的时间。

  夏少白不等大家反应过来,一个箭步抢前,左拳重轰在一人面门,而飞起一脚踢在另一人下阴处,四个大汉在一瞬间全被放倒,夏少白满意的摸摸鼻子,转身欲扶起地上的少女。

  群众不住为他喝彩打气,显是平日受够了这群流氓的气。先是有几人冲出,拿起棍或锄头一类东西,往这群躺在地上的恶汉招呼,看来在这四个恶汉想活命也难了。

  夏少白说:「没事吧!」

  少女样貌娟秀,身材苗条美好,一对水汪汪的眼睛目定囗呆看着夏少白,一时竟忘了答话。

  夏少白一手拉着少女的手,一手扶住少女的肩膀,缓缓将少女扶起。

  少女双颊飞红,害羞的低着头说:「谢谢壮士相救!」

  夏少白笑着说:「不用可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那少女一身素白,由于刚被四个大汉侵犯,裙子被拉高至腰间,露出了裙内的薄汗巾和一对浑圆修长的美腿,酥胸也因被扯碎的衣杉半露于夏少白眼前,夏少白乍见春光,又看她眉清目秀,春心大动。

  少女看到夏少白灼人的目光落到她的胸脯处,俏脸一红,害羞的低下了头。
  少女并无挣脱的意思,夏少白忍不住乘机轻轻的摸了少女的乳房,少女的脸更红了,但是却没有反对或责骂的意思。夏少白大乐,看来这时代的美女比之二十一世纪更开放呢!

  夏少白问少女说:「妳住哪里,我送妳回去吧!」

  少女点头指着前方说:「过两条街就到了。」

  夏少白哪还迟疑,拉着少女的手说:「走吧!」

  拉着少女的手半拖式的往少女的家走去,边走边问道:「妳家里还有什么人呢?」

  少女低着头回答:「家母一人而已。」

  来到了少女的家的门口,夏少白双手推门,门板发出嘎嘎声响。

  正当夏少白拉着少女进入家门时,内门门帘后方走出一个女子,年纪似乎不比夏少白大多少。

  少女见到女子时呼喊的叫了一声:「娘!」

  夏少白愣在当场,这年轻的女子竟是少女的妈妈。

  少女很快的将自己如何被调戏与夏少白如何救了自己的过程迅速的说了一遍给女子听。

  女子感激的声音说:「这位壮士请上坐!」

  夏少白不客气的坐在客厅入门正中央的一张大椅子上。就在此时女子与少女面对着夏少白盈盈的跪了下去,并低下头一副任君采掬的模样。

  夏少白吃惊的问:「妳们这是做什么?」

  女子头也不抬的说:「难道壮士不晓得这里的规矩吗?」

  女子低着头娓娓的道来一切关于这个次元古代社会的规范。

  原来在这一个古代社会里依旧存在着严重的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模式,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市集里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个女子的原因,但是由于女子的夫婿在一次出外打猎的同时,不小心跌落山谷,生死未卜,在这样的情形下,为了生活女子与少女在自家门外种植些蔬菜或蕃薯等,村民大都知道两女的苦处,平时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像是今天遇到这样的恶汉时,将是完全不同的光景。

  夏少白听着女子说的,露出惊异的表情,心里嘀咕着这是怎样的一个社会呢?
  女子继续说着:「现在小女既然被壮士所救,当然必须报壮士相救之恩。刚刚问过小女的意思,小女亦希望可以服侍壮士,因此有此跪伏壮士跟前的动作,当然仍得征得壮士同意才行。」

  夏少白愣了一下问道:「若是如此,应该也只是妳女儿有此动作,为何妳也有此动作。」

  夏少白问完问题后勐然明白过来,看着女子低垂微红的脸颊便知是怎样的一回事了。

  女子与少女齐声道:「小女子愿为壮士牛马以报壮士恩情。」

  在这样一个崇尚武力的时代,哪一个女子会不愿意服侍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呢!
  夏少白心中的惊喜完全显露在自己的脸上,在二十一世纪女权高涨的时代,有哪一个女子愿为自己的牛马呢?这一刻夏少白有点感激不认识的方博士了。
  夏少白问:「妳俩叫什么名字呢?」

  女子答道:「小女子周薇,小女叫赵伶。」

  夏少白重复的默念一次后说:「以后就叫小薇与小伶吧!」

  两女子齐声说:「是!」

  夏少白让了两女抬起头,一个是明艳动人的少妇,一个是清秀可人的少女。
  夏少白露出对女性挑逗意味浓厚的招牌微笑,两女羞的脸颊发热。

  这样看来,就算不回不去二十一世纪的世界,生活也不会太乏味了。

  夏少白换过干净的衣服后,晚上吃着她们为他做的小米饭,还有些青菜与腌制的酱肉。夏少白吃得津津有味,每样东西都特别鲜美可囗,比之二十一世纪的美食或汉堡都要更佳的美味。况且身边还有两位服侍他的美女,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场景,不由的发出响亮的笑声。


                第二章

  夏少白藉由晚膳时间,问了两女现今社会的状况,在这样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子是极无地位的,很多女子都是王宫贵冑间相赠之物,对这时代的女子来说,男人说的话就是命令。在两女的服侍下,夏少白换上了周薇夫君的衣服,虽然大小差了一点,但是勉强凑合还行。夏少白打算出去看看这一个世界,更何况今天是此市集一年一度的聚会,有来至各地的商贾贩卖各地的名产。

  夏少白背着手走在行路上,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像是在欣赏名胜古迹一样,左看看右瞧瞧,口中发出啧啧的声响,而两女则是紧紧的跟在夏少白的身后。
  来到了市集中心广场,夏少白看着玲珑满目的商品,把玩着各式各样的物品,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两女也因此感染喜悦的气氛。

  突然间,夏少白听到附近有打斗的声音,忙趋上前想看个究竟,打架对夏少白来说等于是他的娱乐。

  夏少白看着场上裸着上半身互斗的两人,问一旁的周薇说:「这是怎一回事!」
  周薇道:「这是一年一度的比武大赛,每胜一场赏黄金一两,连胜三场即为优胜,优胜者赏黄金十两,并拥有前往县郡比赛的资格,若能进到省城比赛而取得优胜者,将能由大王赐封一官半职,所以很多求官者均将此视为年度大事。」
  夏少白心想,会不会这是此次元世界设定必须完成的目标。

  擂台上的主持人正喊着:「还有人上来挑战吗?」面对着已经连胜两场,肌肉结实外型粗犷的卫冕者,台下几乎无人敢出声答应。

  主持人正在倒数5……4……

  夏少白对着两女说:「我上去试试!」

  夏少白一个蹬跳翻身幽雅的落在擂台上道:「让我来试试!」

  擂台上的卫冕者路克对着夏少白抱拳道:「在下路克,请问高姓大名?」
  「夏少白!」

  当!钟声响起,路克有点瞧不起的看着夏少白,勐的冲向夏少白,抡拳勐挥,舞的虎虎生风。

  台下的众人都为夏少白的不自量力叹息着,两女更是脸色惨白,深怕夏少白被击毙当场。

  夏少白打架经验何等丰富,深明先发制人之理,当下一个矮身,双手支地使出一记扫堂腿,夏少白一看就知道此等练家子,上盘威勐下盘松。

  果不其然,路克双腿被夏少白一扫,跌了个狗吃屎。

  夏少白负手闪身一旁,露出招牌笑容微笑的看着路克,两女看着夏少白的英姿,心理噗噗的的直跳,那崇敬爱慕之情完全写于脸上,一时竟忘了喝采。
  路克怎能忍受这种屈辱,爬起身后怒不可抑的再次往夏少白扑去,路可心想绝不能在犯相同的错误,所以这一次路克护住了下盘,以防夏少白再一次的攻击,就在路克认为万无一失的冲向夏少白时。

  啪!

  一声巨响,夏少白抬起的右脚正好踢中路克的门面。

  夏少白双手仍负手背在背后的道:「你怎拿脸来撞我的脚版呢?」其实路克也听不到了,倒栽葱似的飞了出去,重重的跌在擂台上。

  台下观众没想到夏少白胜得如此轻松,均爆出如雷掌声,最高兴的莫过两女了。

  就这样很快的夏少白连胜了三场取得了优胜的资格,更赢得十几两黄金,这十几两黄金够挥霍一阵子了。

  夏少白拥着两女离开了,后面的擂台赛继续进行着。

  夏少白眼望前方一处灯火通明处说:「那里是什么名堂?」

  两女现在视夏少白若神明一般,闻言往前方一看,两女双颊泛红的的回答:「牲畜与宠物展示拍卖处!」

  夏少白觉得奇怪,这样的地方两女何需害羞呢?对着两女说:「我们过去看看。」

  两女低着头跟着夏少白往那处走去,映入夏少白眼里的是数个穿着兽皮所制成紧身衣的妙龄女郎,体态毕露阿挪多姿。

  夏少白回头问周薇道:「你说这是牲畜与宠物展示拍卖处?」

  赵伶害羞的低头不语,显然也知道其事。

  周薇看着夏少白说:「是的!」

  夏少白拥着两人往回家的路上走着,露出一脸迷惑问到:「这是怎一回事,说给我听听。」

  周薇缓缓的道着。

  原来这是由宫廷中流传出来的一种特殊的嬉戏方式,在宫廷里每一个王官贵冑都是三妻四妾或更甚之,在这样一个富庶安乐的社会中,这些王官贵冑自然一个个无所事事,夜夜笙歌,久而久之自然失去原有的乐趣。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我朝大王无聊下,打算给王妃一个惊喜,故而让卫士们别嚷嚷,当大王缓缓推开王妃闺房的门时,房理的王妃正趴在地上逗弄着一只小狗,大王看着有趣亦不加惊扰,仅是在一旁看着王妃逗弄着小狗开心的样子。突然大王心里有了一个念头,原来逗弄小狗可以这般的开心快乐。

  因此,大王唤了一声:「王妃!」

  正当王妃趴着转过头看到大王时,打算起身行君臣之礼时。

  大王赶紧的道:「别动!王妃。」

  就这样王妃一脸疑惑的趴着抬着头看着大王。

  大王对王妃说:「刚刚寡人在旁边看着王妃逗弄狗儿时,感觉到王妃开心愉快的心情,当寡人看着王妃趴着的样子时,突然心里有了一个念头。」

  王妃依旧一脸不解的望着大王。

  大王续道:「若是寡人亦这样逗弄着狗儿时,会不会一样的开心呢?」
  王妃露出了微笑响应着大王。

  大王看着王妃微笑着说:「可是寡人当时想着的狗儿却是现在趴着的王妃呢!」
  王妃一脸惊讶的看着大王,等着大王继续往下说。

  大王看着王妃继续说:「寡人想王妃也希望可以逗寡人开心吧!」

  谁敢说不呢?王妃当然点点头的说:「是的!大王。」

  大王开心的笑着坐在床沿处唤了声:「过来!」

  王妃识趣的以四肢着地的方式爬行到大王跟前。

  大王说:「以后王妃就扮演一只狗儿来逗寡人开心,看看寡人能否像刚刚王妃逗狗一样的开心快乐!好吗?」

  王妃微笑的看着大王点点头表示愿意试试看。

  大王心里有了异样的兴奋与快乐,原本大王与王妃仅在寝宫以此等方式玩乐,慢慢的玩乐的范围越来越广,方式也越来越多,大王更请宫廷内御用的大师帮王妃量身定做了一件能长时间穿着,冬暖夏凉透气无比的兽皮紧身衣,至此王妃成为了我朝第一只人形宠物犬。

  在一个大王、相国与几个大臣的聚会里,大家均为大王近来身心愉快的心情祝贺。

  相国打躬作揖的说:「老臣斗胆,大王因何事而愉悦呢?」

  大王哈哈大笑的道:「寡人自有独门秘方。」

  相国追问的道:「何独门秘方,可否告知臣子们,也让我们这一批老臣能安享愉悦的晚年!」

  大王沉思了一会道:「这样也对,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其实在大王身边的随身侍卫都知道大王与王妃间另一种特殊的关系,只是均不敢泄露而已,在大王于御花园赏花的同时,这些贴身侍卫常是替大王牵着王妃散步的人之一。

  大王转身招来贴身侍卫王冲低声说:「帮寡人把王妃牵过来。」

  王冲领命去了。

  当王冲牵着穿着兽皮紧身衣的王妃出现在大家面前时,众大臣的眼睛都露出惊异的眼神看着王冲牵着的王妃。

  大王接过系着王妃的链子说:「这就是寡人的独门秘方了,寡人每天逗弄自己的宝贝狗儿,自然心情愉快,开心得不得了呢!」

  说罢哈哈大笑的看着露出惊异眼神的众臣。

  大王将系着王妃的链子解开后,对着王妃下了数道动作指令,王妃都正确的执行,这也赢得众臣的热烈掌声。

  相国眼放异彩的说:「老臣也想要饲养一只了呢!」

  众臣纷纷附和,都摆明也想要有这样的一只人形宠物犬。

  大王抱着王妃这一只宠物犬摸着,开心的笑着说:「这样最好,届时大家来比赛,看看谁能训练出最好的宠物犬。」

  众大臣们都跃跃欲试。

  经过此宴之后数天,宫廷里就多出了数只的人形宠物犬,大都是这些王官贵冑的妃子或女儿,继此之后,大臣间就常有人形宠物犬的比试,担任评比的就是我朝大王。

  而在宫廷里有一段不成文的规定,可以成为人形宠物犬的女子,都必定是气质高雅的女人,为了比试得高分啊,也就是说,只有王官贵冑的妃子或女儿才有资格被训练成人型宠物犬,经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后,宫廷里除了服侍的婢女外,几乎所有王官贵冑的妃子与女儿均成为宫廷里的人型宠物犬,这样的风气渐渐蔓延到邻近各国的宫廷里去。

  因此,各国间的往来常伴随着各国训练的人型宠物犬为礼物。

  在造成此风气盛行之后的两年,大王命人将王妃牵上朝,在早朝上给王妃下了一道圣旨,为王妃的身份作了另一个正名,正式追封王妃为“人形宠物犬之母”,王妃也开心的以嘴叼着圣旨接旨,至此,人民始知这样的一个风气,更有些富人将自己气质高雅的夫人与女儿,烦请高人训练成人型宠物犬,送入宫廷以谋取一官半职。从此,人型宠物犬的训练师在我朝变成极高尚的职业,而且并非人人均可为之。

  夏少白听完周薇的话后,对这一个社会算是初步的了解了,更相信自己不需靠武力也可以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


                第三章

  这一夜夏少白恣意的在床上翻云覆雨,周薇饥渴又诱人的胴体与赵伶初尝人事的娇羞模样,各有所长,夏少白笑得都合不珑嘴了,夫复何求呢!

  当夏少白醒过来时已经日上三杆了。

  夏少白:「睡的真饱。」

  来到了客厅发现桌上已摆好了饭菜,只是不见两女。

  夏少白唤了声:「小薇!小伶!」

  两女香汗淋漓的从前门进来,周薇说:「夏爷您醒来了!」

  夏少白看着不舍得说:「天气热了,十几两黄金也够过一阵子了,别干活了,银子的问题我来想办法就好。」

  两女点头称是后就一人一边的服侍夏少白用膳。

  夏少白边吃边问:「小薇!妳昨天说的宫廷的事,是多久前的事呢?」
  周薇回答说:「约莫两年前公告的吧!」

  夏少白又问:「也就是说,现在王妃还被饲养在宫廷里了。」

  周薇说道:「应该是的。」

  夏少白说:「改天真要去好好的看一看王妃,这第一只人型宠物犬的样子。」
  周薇笑着说:「哪有这么容易的。」赵伶听着也笑了。

  夏少白说:「小伶好像比较文静哦!」赵伶红着双颊低下头。

  周薇说:「我们小伶可是这村子里第一的气质美女呢!」

  赵伶害羞的说:「娘!妳又取笑我。」

  周薇与夏少白都笑了。

  夏少白看着周薇问:「怎样才有机会见到王妃呢?」

  周薇回答:「夏爷还想着这事啊!」

  夏少白点点头,心想也不知道什么是必须完成的目标,只要是可能的线索,当然都得试试啊!

  周薇接着说:「记得听说在京城,我朝大王有公告一条法令,急欲寻找一个高明的人型犬训练师来训练王妃,但是这只是乡间传言罢了,也不知道是否真实。」
  夏少白听完笑着说:「那就有机会了!」

  周薇与赵伶均露出疑惑笑意的看着夏少白,心理想着连这些事都不知道的人,还说有机会,大王要的是高明的训练师呢?

  夏少白知道两女并不相信自己,自顾自的笑着,心理盘算着怎成为高明且可惊动大王的训练师。

  周薇微笑着问:「夏爷好似对这一个话题很有兴趣呢?」

  夏少白回答说:「我也不瞒妳们,确实相当有兴趣的!」

  周薇低着头说:「不管夏爷要小薇做什么,小薇都会接受的。」

  赵伶也跟着说:「小伶也愿意为夏爷付出一切的!」

  夏少白满意的看着两女说:「我晓得了!其实我原本有意先训练小伶成为人型犬,小伶意下如何?」

  赵伶乖巧的立时跪伏于地上说:「一切由夏爷安排!」这就是这时代的女子,只是男人的附庸,爷郎的决定就是她的决定,更乐于接受。

  周薇娇嗔的说:「夏爷!小薇呢?」

  夏少白掐着周薇的屁股说:「我自有安排,小薇别心急!」

  周薇低着头脸上泛起一丝愉悦的笑容,这时代的女子总会希望自己可以为心仪的男人付出一切的。

  夏少白摸摸小伶的头:「抬起头来!」

  赵伶乖巧的抬起初为人妻稚嫩美丽的脸庞,夏少白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对着赵伶说:「小伶昨夜虽初尝人事,然表现仍令我十分的满意,那么小伶以后将成为人型犬,我想就以满儿为小伶的犬名吧。」

  赵伶红着脸看着夏少白说:「是!满儿很开心有夏爷赐予的名字!」

  夏少白继续说着:「从今而后!妳是人型犬满儿,而非赵伶。」

  赵伶将身体完全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等候着,这时代的女性完全了解人犬与人的区别。

  周薇蹲下身子摸着赵伶说:「满儿好乖!」周薇知道这一刻开始赵伶不再是自己的女儿,而只是只人型犬满儿。

  夏少白满意的看着两女的表现。对着周薇说:「小薇应知道哪里能买得人犬用品吧!」

  夏少白拿出一两黄金道:「这应该够了吧!」

  周薇起身点头说:「够了,可以买很多套呢?」

  夏少白说:「买好一点的!」

  周薇接过银子转身欲往街上走去。

  夏少白对着周薇喊道:「等等!我陪妳去。」并蹲下身子摸着赵伶的头说:「满儿!在这里等着。」

  赵伶点了一下头后,依旧不动的趴着。

  夏少白摸了摸赵伶的头赞许的说着:「真是只乖狗狗!」

  摸着的手明显感受到赵伶兴奋激动的身体颤动,对赵伶来说得到主子的称赞比什么都重要。

  夏少白转身拉着周薇的手出门去了。

  街上行人依旧,几乎清一色是男人,夏少白心理想着,难怪古代人婚姻大事都得靠媒塑之言,平时要见到一个女人真的是蛮难的,这也难怪许多男子喜欢逛青楼了,女人多啊!

  周薇虽及不上赵伶的美丽,但是至少也算是美人儿一个,而且周薇身上成熟的韵味,更由于夏少白牵着周薇的玉手,让周薇挂在嘴上的笑容,更增添艳丽,不时引来行人的侧目。

  周薇指着前方村子最热闹的远处,夏少白依方向望去,看着店家门口上方挂着的牌匾,歪歪斜斜的写着,夏少白勉强可以看得出【人型犬铺】四个大字。
  夏少白心想,这比二十一世纪还要明目张胆啊!

  进到铺子,店家哈腰鞠躬的说:「客倌有什么需要的,要不要帮您介绍介绍呢?」说着店家的眼珠子咕噜转着,盯着周薇从头到脚审视了一遍说:「是您夫人要使用的吗?」

  夏少白说:「差不多,有适合的吗?」两女的身材体型其实差不了多少的。
  周薇虽然不似赵伶般脸皮薄,这样被品头论足不由的双霞泛红低头呵着气。
  夏少白看着屋内玲珑满目的商品,没想到古代这些情趣用品也并不比现代少呢!

  夏少白拿起一个竹制品端详着。

  「中间横着两片约一公分宽的竹片,竹片微微上下拱起,稍用力轻折还能微微弯曲,竹片两边固定着两块直立着厚实的竹片,厚实竹片上与下一左一右的穿着连接两厚竹片的绳子,感觉绳子似乎是活动的。」

  夏少白问店家说:「这是做什么用的!」

  店家回答说:「这是撑口器。」

  夏少白不解的看着店家问:「这怎使用?」

  店家一时也不知道怎说明,看了看夏少白又转头看了看周薇。

  夏少白明白店家的意思,一手拉过周薇说:「让她试试。」

  店家来到周薇的身后说:「张开嘴!」

  周薇将嘴巴微微的张开,店家将中间横着微微拱起的竹片部分放进周薇嘴里让她轻咬着,店家将两边的绳子顺着绕过周薇的头后,左右对调于另一只手后,即出力拉扯绳子让绳子系紧于周薇的头后方。

  由于两边的厚竹片是固定于横着的竹片上,一经用力拉扯即向中间挤靠,这也让原本微拱起的中间竹片拱起的幅度更大了,最后形成一个大圈,而原本咬着竹片周薇的嘴被扎扎实实的撑开了,连要闭上都不可能。

  最后店家将绳子固定在周薇头上,转身对夏少白说:「这是这样使用的!」
  夏少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被撑开嘴的周薇,着实感觉到先人的智慧。
  夏少白选了一套像是现代皮带式的紧身衣,只是没有环扣,利用兽皮的伸缩弹性紧缚住。还买了项圈、链子与笼子,当然还有撑口器。

  回到了住处,夏少白唤来了赵伶,换上紧身衣两个乳房露出在外面,系上项圈与链子,更戴上撑口器。

  夏少白对赵伶说:「满儿,以后趴着不准起身了懂吗?」

  赵伶滴着口水点点头,被周薇关进狗笼子里了。


                第四章

  就这样赵伶被饲养在狗笼子里也有三天了,夏少白也没有进行什么训练,告诉周薇说要她先习惯犬只生活,习惯之后才能训练。

  这三天里,赵伶的撑口器一直是戴着的,因此都是由周薇将食物捣碎后放进赵伶嘴里,让她张着嘴慢慢的吞咽,一开始连水都不好吞咽,三天后已经比较习惯张着嘴吞咽食物了,看着夏少白满意的笑着说:「满儿很棒!继续练习哦。」
  赵伶开心的扭动身体房扶自己真是只母狗了,看着夏少白放声笑着。

  夏少白想着,‘得想想怎到京城去,另外还得想个办法惊动大王才行,否则怎进到皇城看王妃这第一只人形宠物犬呢!’。

  夏少白回想着二十一世纪在网站上看过的事物,要调教训练人形犬,在这地方这时代并不难,但是想引起注意就没这般简单了。忽然夏少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夏少白唤了声:「小薇!」

  周薇从内堂里走出来盈盈的一个蹲身动作,以一种温柔到不行的声音,缓缓的说:「夏爷!您找我。」

  夏少白看着眼前的美人儿,伸手拉住周薇的小手说:「来!坐我腿上,有事问妳。」趁机抓了周薇的屁股一把。

  周薇嘤咛一声,害羞的坐在夏少白的怀里。

  夏少白哪会如此安分,双手抓着周薇的双乳,揉捏抚弄了起来。

  这时代的女人穿的都是薄薄的肚兜,很快的夏少白就感觉周薇硬起的乳头,用手指掐着周薇的乳头轻轻的揉捏。

  在周薇嘤咛呵气声中,周薇喘着气的说:「夏爷不是有事…」,夏少白已经用嘴封住周薇欲说下去的嘴,将舌头伸进周薇的嘴里,挑逗着周薇的舌头。
  周薇从没有过这样激烈的舌吻,夏少白的手游移在她的腰间,慢慢碰触到周薇最敏感的地方,这让她感觉异常的刺激与兴奋,在她们的社会里,男人哪会如此温柔的对待,周薇享受着男人的温柔,扭动着身体迎着这个侵犯她的男人。听着周薇诱惑十足的喘息呻吟,夏少白不禁全身发热,扯开了周薇的衣服,丰满的乳房马上映入眼帘,夏少白吻上周薇的乳头,牙齿轻咬,一只手抓着胸部,另一只手当然不会闲着,抚弄着周薇最敏感的阴户。

  夏少白脱下裤子露出坚挺无比的阳具说:「含着她!」,周薇跪在地板上,张开她的樱桃小嘴,缓缓的含住夏少白的阳具,夏少白扶住周薇的头,让自己的阳具在周薇嘴里抽动起来。经过一阵的强烈抽动后,夏少白勐的一射,满满的精液全在周薇的嘴里。

  夏少白缓缓抽出后说:「吞了它!」

  周薇抬头看着夏少白,将嘴里的精液全吞进肚子里了。

  夏少白坐在椅子上脚尖顶着跪着的周薇阴户上,周薇颤抖着身体任由夏少白玩弄。

  夏少白看着脸泛红晕的周薇说问说:「这里除了人形犬外,还有其它的人形宠物吗?」

  周薇眼露疑惑喘着气的说:「就只有人形宠物犬啊!怎还会有其它呢?」
  夏少白听后开心的笑着说:「那就有机会了,过一阵子我就会上京城去。」
  周薇紧张的问道:「那小薇与满儿呢?」

  夏少白说:「当然一起带去啊!对了,既然人形宠物犬在妳们这里是可以合法饲养的,为什么街上没有看到有人牵着出来逛街呢?」

  周薇兴奋的扭动着身子说:「那是因为这里的人们生活并不富裕,家里的女子都要帮忙家务或做些女红补贴家计。」

  夏少白缩回周薇阴户上的脚再问:「那一天在市集不是看到很多人形犬的交易,那不是可以赚到一笔钱吗?」

  周薇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与衣服回道:「虽然可以进行人形犬交易,可是并没有人觉得自己可以训练出令人满意的人形犬,变成自己得饲养着自己训练出来的人形犬,生活就更难过了。」

  夏少白终于知道原因了,因为这一个村庄太穷,连生活都过不下去了,怎还有能力去玩这样的游戏,可是有一点夏少白觉得很奇怪,问道:「那天市集不是有人形犬买卖的摊子吗?那些人形犬要卖给谁?」

  周薇笑着说:「夏爷以为那些人形犬是要贩卖的啊!那只是展示,在这里没有人买的起人形犬的,他们展示人形犬并不是要卖,而是想收购可以成为人形犬的女子。」

  夏少白恍然大悟的说:「原来是要收购可以训练的女子,载运到京城去卖吗?」
  周薇点点头。

  夏少白续问:「通常以多少银两收购女子呢?」

  周薇回答说:「这小薇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一次隔壁的老王将自己的女儿以50两银子卖给了收购的人。」

  夏少白露出一脸惊讶的说:「怎这便宜,那收购的人不是赚翻了,人形犬的装备都还必较贵。」

  周薇笑着说:「50两够她们活上好几年了!所以说人形犬这样的方式,不是我们这里的人玩得起的,赵伶可能是这里第一个成为人形犬的女子了,那是因为夏爷拳脚功夫好,能赢得很多钱。」

  夏少白心想会打架也是有好处的呢!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nyuu1988 金币 +10 回复过百!  
shinyuu1988 贡献 +1 回复过百!  
止 金币 +10 发帖辛苦啦!